春天到了w

【Oropher和Thranduil亲情向】起床困难

【Oropher和Thranduil亲情向】起床困难

 

哦卧槽谁再捅我刀我就!!我就!!!!!!我就撒糖……【妈蛋

PG-13

这个文其实跟我想象中的OT完全OOC到没边没沿,但既然某人想看而且这样甜腻那就这样了

 @Tepes 等甜甜的图!交了图再给你一个这个当订金!

 

Oropher将他的儿子从床上拉起来,后者几句咕哝声软绵绵的,嘟囔着泄露出几个起床之类的词。单身父亲猜测他的儿子是在赖床,他不由地瞟了一眼那台笔记本电脑,上面缺了一口的苹果正无辜地闪着光。接着他收回目光,一手搂过儿子的后背拍了拍。“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问。Thranduil瞬间就醒了。Oropher掌心下的后背僵硬了一瞬然后怀里的脑袋往他颈窝里拱了拱,像傻乎乎的猫总喜欢钻臂弯一样。他儿子不易察觉地、讨好地蹭了蹭。

Ada,他说,然后又叫了一句,ada。

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律是当Thranduil叫上他两声的时候一半预示着什么不强但撒娇一样的要求,Oropher在是否就这么轻易地饶过他之间犹豫了一瞬,接着捏着儿子的下巴将这只鸵鸟拽出来。Thranduil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挣扎着抬了几次就懒得动了。他手指头搭在父亲睡袍的腰带上,五指无力地抓了抓。

Oropher被他简直气笑了。他捏着儿子的下巴晃了晃。“几点回来的,Thranduil。”

一般这个时候都预示着父亲的心情不太好。Thranduil眼皮下面滚动了一下,挤了挤眼然后张开了。水雾朦胧的眼睛像刚睁眼的幼猫。“Ada……”他只会说这么一句话,接着反复念了几遍。他抬起手指搭在父亲腰和腿上,顶着一头乱毛往父亲身上凑,亲亲热热地一头扎进去。

“Ada,我困……”他声音像天使蛋糕一样松软香甜,蓬松的乳白色的蛋糕胚上面堆着一层新鲜的奶油,从蛋糕胚的边缘流下来厚厚一层,新鲜得轻易就可以融化。

Thranduil这招屡试不爽,因为他从来不是个乖孩子,小的时候就知道用“Nana不在了,ada你知道nana去哪里了吗,Du—害怕。”来留住父亲迟疑在卧室门口的脚步,Oropher手扶着门框,走廊里暖黄色的光从侧面照进来的样子越过父亲高挺的、引人瞩目的鼻梁溜成一片橙子。

然后他又心安理得地继续拱了拱,还偷眼瞄了瞄父亲手上有没有带着童话书。哦!让他惊讶地是还真有。他勉强地辨认着上面倒着的字,一边把自己蜷成一只猫。庆幸地是他昨晚还记得换上睡衣,此刻毛茸茸的上衣被他蹭的卷起来露出松紧的裤腰,他腰细,少年人后背弓起显得雪白。

接着他就被那本童话书拍在臀上,还好厚厚的睡衣减了力气。不过他还是哀叫一声抬起头来,直视着父亲的眼睛。

“挑衅,嗯?”Oropher说。

他看了会儿又缩回去,他一般不太会撒娇,因为他没什么需要撒娇才要得到的东西。偶尔特殊的情况只要叫两句Ada就可以完事了,至多加上一个软绵绵的拥抱。今天父亲让他觉得有些棘手,不过他突然有了一个好点子。

吧唧一声。带着水声格外响亮。

Thranduil直起腰来看着父亲抿紧的嘴,后者严肃的脸上端端正正地有一个湿乎乎的圆形水印。他儿子在他脸上啃了一口,而这是七年十个月年都没有过的。

“早安吻,Ada。”他那狡猾孩子笑眯眯地说。

——END

评论(19)
热度(92)
  1. 疯狂的方块块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