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落笔(战地书信)Chapter4 探望

Chapter4 探望

 

致瑟兰督伊:

 

望你一切安好。

首先我得声明一点,我从未,也永远不会对你生气。

如你信中所叮嘱的,我前几日还去看望了你的父亲。我得说他看起来身体强健,他拉着我给我看你的照片,这是这几年来他的习惯。我得说如果你在就好了,但现在听到你很多幼时趣事倒也不错,我很想就其中摘出来几件来嘲笑你。你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佩洛芬的故事吗?如果你觉得“佩洛芬”这个词念起来太长,或者替换成“你”也不错。你觉得呢?

我现在的确是在笑,嘴唇抿起。你的父亲很喜欢我带过去的一瓶葡萄酒和一些茶叶,那瓶葡萄酒还是我们酿造的,我想你更希望我送给你父亲。

前两天我去了墓园,就是郊外的那座,你曾写诗赞美过它,白色大理石在晨曦下闪着柔和的光,墓碑上结着一层水雾露珠,合着郊外清冷的风吹得入骨。在抖动的绿叶下你的金发和衣领都湿透了,额头一道湿漉漉的水迹从鼻梁滑下在鼻尖摇摇欲坠。玛丽小姐说什么来着?“这令人又爱又恨的鼻子”,我可记得那次沙龙上她靠在你怀里刮你的鼻子,像是能从上面刮下来一层白雪。

我在墓园里走了一圈,趁着清早。篱笆上换了一种藤蔓,不过跟玫瑰一样长有荆棘。我不记得名字很多年了。早晨的风太冷了,不适合我的年纪,一阵透过大衣的小风都能吹得我咳嗽个不停。我在每一个墓碑前都放了一束花,弯了多少次腰我也记不太清,不过你大概能知道。早晨草地上都是雨露,鹅卵石路都显得更为湿滑。

我在墓园捡到了一只猫,就蹲在一个墓碑上,黄毛和蓝眼睛,毛色金得发亮,我第一眼就想到了你。它看到我爱答不理的,就矜持地带着,纡尊降贵似的看我一样就扭开头去,这一点也很像你,尤其是那种特殊的高贵傲慢。我走过去对它招了招手,它立马像被侵犯侮辱了一样对我低吼了一声,软绵绵的一声喵叫——我纯粹是由它弓起的背看出来它在生气,我又靠前招了招手,它刷地一下扭到另一边,胡子都在抖动。我放弃地直起身子,低声诱哄性地冲它咪咪了几声,要它过来。它就转头看着我,偏了偏头。然后后腿直起来走了两步跳下墓碑,跑到草丛里不见了。

那一刻我的失望是难以言喻的,我生出了很多荒诞的想法,它们堵在我心脏到喉咙中间那一片血管,严严实实。我后悔没有采取更加强硬地方式将那只猫擒获在手掌心里。

我在那只猫蹲着的坟墓旁待了很久,反复看了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过它被家人精心照顾得很好。昨夜下雨,上面甚至还有一把伞,那只猫或许就因为这个跑过来的。我把伞收起来折叠好。

等我走出墓园的时候,在铁门外,那只猫又钻出来了。它这次直直走过来到我脚边绕了几圈就像审视我的懊悔和期待,最后我把它抱起来,它就安稳地伏在我手臂里,打了个哈欠,轻挠了挠我的大衣。

我给你写信的时候它正蹲在桌子山看,爪子时不时地叨一叨笔,一勾一勾。所以信纸上有很多墨痕,希望你不要介意。等会儿我会让它在结尾给你按个爪印,以示错误。

 

你忠诚的

埃尔隆德

 

 

评论(30)
热度(47)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