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你听得到 Chapter2 亚玟的发现

Chapter1

奇怪的半原著

大精灵埃尔隆德和小精灵瑟兰迪尔

 

 

Chapter2 亚玟的发现

“请等一下……”

咣地一声门被撞开了。

埃尔隆德领主正端详着的那册卷轴掉落了一地,幸好匆忙跑进来的管家对主人难得的手忙脚乱压根没有理会。

“大人,我们看到了一只小精灵。”

“未成年的?谁家走失的?你去查看档案,看看最近几十年都有哪些精灵家生了新的孩子。”瑞文戴尔领主坐直身体,一口气地说完解决方式,然后才捞起卷轴慢慢卷好,暗暗松了口气。

精明规矩的管家冲过了该有距离,然后回头看了看又退了两步。

“很小身材的精灵,”管家伸手上下比划了一下,食指第一根指节和大拇指的指节弯曲,“小,精,灵。”

领主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众人类童话故事里例如“拇指小精灵”“借东西的小精灵埃兰迪尔”“和蜂鸟一起居住的小精灵”等等,它们噼里啪啦地飞过他脑海里像一群发情期躁动的飞鸟纠缠在一起打架彼此压来压去,他一瞬间不知道该想起哪个好,它们最后都汇聚成一个想法——

他一向靠谱的管家今天大概有失水准了。

“您今天早上看见阿尔温了吗?”领主双手搭在一起撑着下巴含蓄地问道,通过这个提问显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怀疑。

“是的!就是亚玟小姐给我看了那只小精灵。”

精灵领主挑了挑眉。这个回答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本来想问他亚玟的裙子是什么颜色的,来测试一下管家今天的神智是否还好。

“亚玟是从哪里看见小精灵的?”领主问道。

“在厨房里,亚玟小姐和双子们去吃面包。”

幸好管家还给三个孩子留了点面子,没指出那实际该被命名为偷吃或恶作剧的小点子。

“我希望你找人看好厨房,尤其是三个黑头发还不听父亲话的小精灵。”领主撂下这么一句话从书桌后面站起身来,两手从上到下拍平了外袍上的褶皱。他将左边那摇摇欲坠的信件整理好,盖好墨水瓶。他有预感估计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回到书桌后面了。

甘道夫大概要抽着烟斗叹气这位领主的预言能力了。

因为他很快就回到了书桌后面,对着书桌前面那一溜排开的、三只垂头丧气的小精灵无话可说。

 

瑟兰迪尔匆匆忙忙地跑出窗台跳下去崴了脚,还差点被乱跑的大精灵踩到衣服。他们就像一群乱跑的、受了惊的、粗鲁的野马,小精灵从鼻子里喷了口气。横跑过走廊跳到一颗悬空生在峡谷里的树干上,拔出腰间的匕首插进树皮,手脚并用地爬上树去。

刚才可真是吓坏国王了。

那个精灵小孩子太敏锐了。

在国王看来那自然是凶残的熊孩子了,可亚玟公主简直想对维拉发誓,她不过就是想过去打个招呼而已。

在小精灵眼里,小孩子往往比成年精灵要可怕得多,比整整一个寒冷的冬天都吃不到榛子仁还要可怕。而这可怕却是因为切切实实的伤害和凶残引发的,多年来国王对着臣民们耳提面命绝对不可让大精灵们看见自己,现在这件事儿隔了几百年又一次出现了,怎能不让国王心惊肉跳呢?

瑟兰迪尔匕首插在树上一个翻身上到小平台,拔出匕首擦干净树汁,插进绑在大腿上的刀鞘里。他的包扣得严实,匆忙之间就掉落了几颗宝石碎和小芝麻,半颗方糖扣在最下面,一罐巧克力酱也卡在边缘没掉下去,蜂蜜烤肉被他用刀钉在书包侧面,此刻金黄色的粘稠蜂蜜酱汁正从刀刃的血槽上一滴滴落下去渗入树皮。瑟兰迪尔拉下一片叶子用它擦拭干净,又用另一篇小叶子把烤肉包裹起来。

被用来擦拭蜂蜜的叶子嫌弃地抖了抖枝条,甩了瑟兰迪尔一脸蜂蜜。小精灵表情都僵了,半响愤愤地用袖子擦干净眼睛,用仰起的下巴和上挑的眉梢生动地表示出一副“我不跟一片叶子一番见识”的神态。

精灵王爬到树冠的更深处,台阶前的浆果长得太多了,国王估量着下次得让侍卫长带着人来修剪一下。瑟兰迪尔艰难地推开沉甸甸的饱满浆果,手脚并用地弄开一条路,

国王认真地整理了一番仪表,他刚才逃难之中头发蓬乱,袖子都扯开了一个口子,现在只想召一只纺织娘过来给他缝补一下,免得他的王子又要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像一只刚会叫的小麻雀。

他这是彻头彻尾的污蔑,因为王子气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王子态度之坚决而他的臣民们难得保持着沉默却站到了王子身后,使得国王只能怒啃烤肉在寝宫里待了一整天。他不得不在百无聊赖中遵从了王子的意愿好好想想。

他干了什么呢?

他其实也没干什么。无非就是从厨房的天窗里钻进去,用着草茎结成的绳子直到吊到案板上,接着银勺子做成的跷跷板跳到汤锅上面,喝了两口新出炉的浓汤,吃掉了散落在桌子上的面包渣——大精灵们肯定不吃面包渣,装上一滴巧克力酱和半块方糖,然后顺着台面滑落到地板上摔疼了屁股,又沿着石台边上凿出的小阶梯爬上去,用小匕首割下一块米粒大的烤肉,想了想莱戈拉斯和陶瑞尔又割下一颗米粒大小。

就在这个时候他被捏起来了。对上一张放大的脸。

冷静的国王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匕首可以刺疼这两根巨型手指然后趁机逃脱。

于是命令被迅速执行,他连看清那张脸到底是不是精灵脸都不确定。接着就在小声的尖叫和吸气中一溜烟跑掉了。

国王对自己的反应挺满意的,至于错误他暂时不想去想,就像用小扫帚一样把它们扫到角落里放起来。国王便心安理得了,抖抖袖子缓步走过去,低头看着窗户外面的那个。

王子趴在窗口看他,像小时候那样,一做错事情就给父亲摘花塞进护栏堆在窗台上,直到落雪一样簌簌掉在地上最后堆起一个小尖顶,像一座小小的谷仓。

国王冷着脸看他的小动作,王子专心致志地用帽子一捧一捧地把花扔进窗户里,像天底下只有这么一件要紧的事情了。

国王看他这么认真的动作不由地感到牙疼。

“莱戈拉斯,”他犹豫了一下开口,“我还活着呢。”

那花朵堆得真像个战场边上的小坟头。

“Ada,你喜欢不?”

国王看着他亮晶晶的蓝眼睛。

真干净。他想。脸上便带了点笑容,王子看着他然后也咧嘴乐了。

“不喜欢。”国王接着冷硬地回答。

“Ada,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都不会开门的。”王子撇了撇嘴,慢悠悠地说完,低下头继续去把花舀起来倒进窗户。

国王转过身继续啃烤肉。

但他此时却不能安心,导致连这鲜嫩的肉都不能如他的意。

国王愤愤地咬了几口,把餐叉扔进一边的瓷盘子里。王子的小脑袋缩了缩,猜测了一下如果扔到自己头上是不是挑起金头发就像挑起细面条一样。

瑟兰迪尔斜了他一眼。

 

此刻瑞文戴尔的领主书房里,埃尔隆德看着双手比划的亚玟皱了皱眉,小姑娘跟两个哥哥一样不缺少勇敢、真诚等等优秀品质,比两个哥哥更多的则是矜持和冷静。女儿这样懂事让做父亲的难免有些时候会为缺少的天伦之乐而感到叹息,面对着亚玟小公主今天这样的激动,领主很是腾出时间来想了想,但也没想起来上一次到底是什么时候。

他的眼神里慈爱便更多了些,像落叶一样压住了身为统治者的那部分规矩。这位童年以来便经历无数坎坷和命运欺弄的精灵眉目犹如刀砍斧凿般严整,像是一尊被镌刻以一切美德都不嫌多的石像。

一个精灵总要扮演众多角色的,而瑞文戴尔的领主此刻忽然拿捏不准该对亚玟小公主说些什么好。尤其是亚玟小公主正急得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领主便挥了挥手让管家带着凑热闹的双子出去,然后蹲下身来试图跟亚玟平视,他发现蹲下去太低了,亚玟俯看着他的脸。领主思考了一瞬单膝跪下去,总算能对上亚玟哭得蓝汪汪的眼睛。

在厨房里发现小精灵还被小精灵扎到手指跑掉了这种事情,平心而论是有可信度的,小姑娘手指上没伤口,连个印子都没有,这才是整件事情上最让领主疑心的地方。

如果说亚玟编了个故事,绝对不会做的这么不到位。我们故事里的埃尔隆德领主可不像某些童话里的父亲那么蠢笨,以为手上没个伤口就是女儿在编谎话。

英明的领主拍了拍才十几岁的小女儿的肩膀,后者没忍住扑到他怀里哇哇大哭,领主的手一下一下拍着小女儿的后背,接着把她抱起来就像抱起一团松松的棉花。

“疼?”他在女儿的头顶落下一个亲吻,闻了闻她玫瑰香味儿的柔软头发,“还是害怕?来跟阿达说说。”

 

而小精灵国王烦恼的就是这个,他想到自己肯定吓着了一个比他小上几千岁的未成年小姑娘,不论身体大小,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评论(27)
热度(96)
  1. 色天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