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你听得到 Chapter5 老鼠阿佐格

 

Chapter1 小精灵国王

Chapter2 亚玟的发现

Chapter3 布丁小精灵

Chapter4 饲养与交易

 

Chapter5 老鼠阿佐格

 

中午的太阳像戳破了芯儿的煎蛋一样流淌着金灿灿的、温热的蛋黄,但风还是从树荫和水面上吹来的,十分清凉。这种独特的烈日和凉风的日子林谷一年之中也没有几次,埃尔隆德这日的午餐是在凉亭里度过的。

小精灵坐在他的左手旁边,十分随意地席地而坐,背靠着酒盏。埃尔隆德领主让精灵给他做了几件小衣服,国王自然是懒得从家里拿的。

这导致领主经常有一种自己饲养了小精灵的错觉。

“小精灵喜欢吃什么?烤肉?”在餐前领主提出了一个困扰了他几天的疑问。

“为什么是这种语气,埃尔隆德,你觉得是什么?”小精灵国王饶有兴趣地抬头看他,但大精灵太高了,他仰了一会儿就觉得累,于是就不维持这表面上的礼仪自顾自地低头下去盯着桌子上的花纹。

“大概会更亲近自然一些。”领主委婉地回答。

小精灵撇撇嘴——领主大人能看清这个表情实在不易,而小精灵这个动作又实在太明显,犹嫌不足似的抬起右手向下划了一道子。“埃尔隆德领主,我们是一个种族,就像人类,就像大精灵,就像矮人,”国王说道,“我们每个都是不同的,没有特定的喜好。你不能就单纯把我们分为肉食或者素食,抑或把我们分为攻击或友善,这是一种对我的侮辱。”

“您研究的时候如果都带着先入为主的期待或者印象,那我觉得你会一无所获的。”

埃尔隆德怔了一下,垂放在桌子上的左手手侧撑在桌面上,中指和拇指松松搭在一起,他手指无意识地撵搓了几下,张口道:“您说的很有道理。”

接着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开口,毕竟有些话也许会伤害对方的自尊。“但我以为您太敏感了,就像可以说人类整体更偏向肉食,再或说有所欲求是所有生物的天性,同样的某种特质是可以从族群中寻找而来。如果是因为身体的大喝小使您觉得威胁,那我不得不说,小精灵们的存在也使我也感觉到了威胁。”

天然的暗杀者。领主咽下了这句话。

大精灵领主绝对是语言艺术的佼佼者,与此同时瑟兰迪尔脑海中浮现出这个赞美。

埃尔隆德本拟对方会恼羞成怒然后强自冷静淡漠甚至无动于衷,这都是可在预料之中的合理的表现。

但国王没有忍耐而是直接站起来抚平了衣服。他走到桌子中间先抛出了一句对他说话的赞美,继而说出一句领主没料想到的话。

“上午那个大老鼠你为什么要把它扔出去?”

埃尔隆德手指下意识地在桌子上敲了敲,做出了一个抓握的动作。

“我担心你,毕竟你是个小精灵。”他说,直截了当,毫无掩饰。[1]

 

上午。

精灵领主起床的动作缓慢轻柔,只有衣料摩擦的细小沙沙声,他起床后照例第一个行动就是去看看小精灵睡得如何。

最近几天小精灵才不会在他睡醒之后也紧接着惊醒,领主发现这件事情之后心中不能不说还是有些欣喜甚至说欣慰的。就像养了只珍珠鸟,有一天它停在你肩膀上熟睡。埃尔隆德现在有些这样微妙的情感。

领主长袍扫在柔软的地毯上带动了绒毛倒伏,像是风刮过密林时的景象。他想推上窗户,但却冒出来的咯吱声吓了他一跳。瑞文戴尔的领主之前从没发现过这声音这么响亮,他立刻扭头回去看桌子上的小床,透过巴掌大的纱幔他隐隐约约能看见床上的国王翻了个身,更深地钻进被子里,像一只缩在巢里的鸟。

幸好没醒过来。

领主放弃了继续关窗户的打算,转身尽量轻缓地走到桌边,体贴地注意了没有挡住光线免得惊醒了小精灵。

他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安全,就在桌边放上了一件自己的睡袍围起来,免得从窗口就能看见这座小床。然后他转到屋外走去露台

他的这个措施是有必要的。因为等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只白老鼠扑倒在瑟兰迪尔身上,而国王正两手握紧双刀苦苦支撑。白老鼠两颗门牙分毫就要插在瑟兰迪尔头上,滴落的口水在埃尔隆德眼里刹那间极为清晰。

领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快准狠地一把捏住了白老鼠的尾巴,后者猝不及防间吱地尖叫一声,四只爪乱蹬乱挠。埃尔隆德领主捏着尾巴用力甩了甩,这只白老鼠就蔫蔫地耷拉了小爪子,像个软绵绵的粮食口袋。领主提高了看了看,发现这个小家伙有一只前爪受过伤,脸上也有一条抓痕。

真是个能打架的大老鼠。

埃尔隆德领主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拎着尾巴把它从窗户扔了出去。

小精灵奇怪地看着他。

“为什么把它扔出去。”小精灵坐起来,一边撤下床边的纱幔擦着脸一边闷闷地问。

“我以为它是要偷灯油的,”埃尔隆德领主口不择言地说了这么一句,他接着补上一句更合适的,“而且窗外是厚厚的草坪。”

他自己也无法说清当时瞬间生出的愤怒和后怕,他反手推上了窗户。

而现在小精灵又提出了这个问题。

埃尔隆德右手的两根手指模仿着脚步一前一后地走到桌子中间,他抬起食指摇动像一只晃头晃脑的小草,小精灵双手抱住这根手指摇了摇。

这是小精灵的礼仪吗?领主脑海中问道,但他没把这个话问出来,毕竟现在的氛围这么好,从镂空雕刻的穹顶里射下的阳光铺在地面,形成天然的镀金花纹,小精灵站在白色大理石桌的中央格外可爱,千里光和野兰草气味清香浅淡如同不着行迹的乐章。

埃尔隆德给小国王准备了一个小碟子,擦净了手后给他撕了几条烤肉,切了一块小的巧克力布丁,又切了一块虾肉浇上融化的鲜奶油让他尝试。国王获得了一小杯他想要的葡萄酒,在对方好奇加担忧的目光下喝了好几滴,冒出一个没藏好的葡萄酒香味的嗝,脸都醺红了。

午饭后的小精灵跌跌撞撞地跳进埃尔隆德的口袋里,在里面不舒服地打了好几个滚。埃尔隆德领主把他从兜里拿出来的时候,他正睡得舒服,在埃尔隆德手掌趴着打了挠出半个圈。

埃尔隆德想了想,把他和那张床一起搬到了书房。这两天书房里都卧着一头受伤的白色母鹿,埃尔隆德把小国王放进床里,盖好松软的毛绒被子,白鹿走过来舔了舔领主的手指,热乎乎的舌头吧嗒吧嗒。

“请好好保护他。”领主挠挠白鹿的耳朵根叮嘱道,白鹿抽了抽粉色鼻头。把头拱上书桌,尝试着看清小国王的样子。

“嗯,如果可以别吵醒他。”领主温暖干燥的手掌挨在白鹿的脖子上轻轻摩挲,柔软的短毛和比大精灵略高的体温服帖地挨在他手心里。

“对了,还有,别刨地毯。”领主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他的管家兼秘书可跟他抱怨很久了。

白鹿耸耸耳朵,后蹄恶狠狠地在他袍子上碾了一脚,留下细碎成半月形的青草屑。

                                           

——TBC——

[1]这个毫无掩饰是指领主在大王刚才对话之后依然加上了“毕竟你是个小精灵”这句话,算是间接辨清了领主对于一个族群的刻板或者先前假设的部分正确性。= =你可以当作者啥都没说的。

 

——————

讲真我本来不想严肃的就想傻白甜,但是越想越多。比如说人类不会平等地爱上自己的小仓鼠所以这中间大概还得有过程……

我就想甜蜜童话地谈个恋爱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评论(21)
热度(93)
  1. 🐱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