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黑芝麻汤圆味儿的小奶喵

  •  @该隐 生贺一发完。生日快乐啦~~!

  • 要求是全文欢脱让笑的满地打滚然而好难呢~希望可以看得很欢乐

  • 赶在00:00等死我了!喵要去睡觉啦!

 

————

 

黑芝麻汤圆该隐先生从冰箱里滚到一根芹菜上,滑过将将折断的两边中间那一条纤维,这给他身上留下一条细痕又很快被两边的糯米皮粘合好,它滚落到一盘打好的硬质发泡奶油里,在跳出来的过程里撞翻了铁盘又掉进一盘核桃葡萄干碎滚了满身。

他留了一路淡黄色的碎屑,顺着一个下坡一路刹不住车直到撞上了一本厚皮书。被Elrond的两根手指夹起来放进盘子里。

 

Elrond从早上起来就开始不对劲。

Thranduil特意在他那一份早餐里放了不少皱着皮的小辣椒,看着Elrond无知无觉地舀起一勺花生酱,金属勺子擦过被Thranduil自己咬得肿起来的嘴唇继而完整地伸进口中,被酱料裹得直立起来的玉米片和香料被送进去,然后是蒙了一层奶油的勺子被放下,Elrond闭紧了嘴两腮动着开始咀嚼。

Elrond脸都僵了。

Thranduil用食指指节体贴地推过去一杯水,刚好挨到Elrond的手背,里面晃荡着冰块折射出薄荷叶的清凉绿色,被Elrond握着尽数喝下去。

“有的时候我们会沉迷于一些虚假的色调或是无意义而确实存在的苦事,然而当时针走过十分之一钟面的时候你依然沉迷于自己的世界而抗拒我的存在,就像你把自己埋入费希尔坚决认为的‘坟墓’而否认我可以与你合葬的权利,这可不是任何一位丈夫该有的承诺。”Thranduil笑着放下盘子,食指和中指搭在盘沿上,鲜亮的罗勒叶沾着亮晶晶的水珠反射出细腻混乱的颜色,从煎蛋蓬松的金黄到培根的粉红不等,还有土豆泥沙拉和新切的粗粮面包。

“我不得不说像这样的要求是‘爱情被逼去作出它自身无力兑现的承诺’,感情没法儿做的比一时激情更多,不过修养和理智可以减少这些问题——所以我同意这些辛辣的小东西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但同时这带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想打你屁股,而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完全感情性的,你应该同意这是出于爱情。”

Thranduil眉毛都快挑到额头上了,他手掌紧撑住桌面似乎以此缓解Elrond这番砸过来的话对他的冲击,他大睁的眼睛寓意着惊讶然而里面又分明不全是惊讶或是恼怒,Elrond的灰眼睛像薄暮里云的背光处,撒着星星点点的金斑。那里面有一些被取悦的情绪。

“你为我的出格感到喜悦吗?”

“不,我为了见到你更多的样子,我认为爱情会加剧对对方的期待或者说是希望获得关于你更多的信息。我想了解你就像剥开一只智慧的核桃或者,呃,也许可以说是打发一盆淡奶油看到你逐渐变‘硬’?”

Elrond绷紧了下颚,下巴的线条严肃端正。他刚要开口Thranduil就挥挥手制止了他。

“我这么说是有底气的。”Thranduil说。

“而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Elrond拿起刀叉切开蛋白,将颤巍巍的蛋黄包裹进去舀到叉子上托稳,Thranduil早餐口味偏淡,细小的盐粉洒在上面平白增了不少亮度。他在Thranduil眼神的注视下将蛋黄放到粗粮面包上,接着在上面划了两刀开了个口子,看着小股小股的金色蛋液溢出来渗进疏松多孔的面包里。

Thranduil把沙拉酱抹在上面,叉起小莴笋,他不得不说它长得真的挺像一只鳄鱼的,一样粗糙的皮。

他兴致恹恹地把莴笋咬了一口,点点头示意Elrond继续说。

“今天早上……”他刚说完这句就收到对面一个犀利的凝视,让他不得不顿了一下,“我在厨房里看见一个新奇的东西,根据它所处的位置,我猜测这是一种食物。”

“采购食物是由Lindir负责的,而搬运食物和储藏是Galion。”

“但它坚持说自己‘好色威武调皮捣蛋’。”

“所以你认为这跟我有什么关系?”Thranduil微微提高音量反问道。

“我认为Lindir采购不到这么新奇的食物。”

“食物怎么会对你说话?”Thranduil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也许因为我是个智者。但这也不是重点。”

“你还要说什么?”

“那个食物是滚圆的,表面滚了一路白奶油和碎屑——当然其中一个重点是它把Lindir的菜谱给弄脏了,还有Legolas偷偷带到厨房里的,你书房里的那本《Mirkwood族谱细究》也被他带过去了。不过我已经把封皮擦干净了。”他看着Thranduil的脸色急急加上最后一句。

Thranduil表情变换了几遭,最后停留在一个非常平静的表情上。“那是他爷爷生前很爱抚摸的东西。”

“所以Legolas会带到厨房去——但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圆滚滚的食物变成了一只奶猫,还不会走路的那种。”

“放到瓷地板上会划船一样的那种?”Thranduil兴致勃勃地问。

Elrond看到他的跃跃欲试,便简短地用鼻音哼了一声。

“这很好,Arwen一直想养一只小奶喵。”Thranduil神色不变地说,往杯子里倒果汁。

Elrond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胳膊肘。“杯子是满的,再倒就漏了。”

Thranduil方才长长地哦了一声,放下壶,冲Elrond笑了笑:“早饭是不是太辣了,还是你昨天睡得太晚了?”

Elrond对他这时不时的刻薄不知道对什么,只能打了个直球。“我挺正常的。”

他这句话把Thranduil那句本来要接着的“让你停你不停非折腾大半夜”那句咽了下去。他顺着对方问了一句。

“那那只小奶喵在哪儿呢?”

没想到Elrond真的从桌面下面掏出来一团还没有Elrond拳头大的白毛。

“你说,Arwen会喜欢吗?”他犹豫又一本正经地问。

“你从外面随便买一只猫哪怕再加上你给她编的这个故事,我也不认为……还是说你想试试Arwen心理年龄多大?”

“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就像我对你似的。”Thranduil的眼神和语气生生将这句话扭出百八十个意思。

“恼怒和越轨带来的想修正引发的不可置信在你身上表现为对事物的评判刻薄得叫人心里七上八下羞愧欲死。”Elrond把盘子推到一边,单手用刀子拨了一点培根和蛋白到盘边上,把左手掌心里那团毛放到桌子上。

Thranduil看着这只奶喵挪过去——事实上因为太圆了看着基本上是咕噜咕噜滚过去的,然后停在盘子边不动了。

Elrond摆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Arwen想养猫又没人不允许,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编出这么一个故事,不过的确挺有意思的,也达到了你转移我注意力的目的。Maglor先生一定要给你满分。”

这猫埋在肚子下面的四只爪和小鼻尖都是黑的,的确像是黑芝麻糊。

Thranduil伸手想戳它一下看看是不是那么软,还没碰到,小奶喵就啪叽一下翻倒了。

“它这是欺诈。”Elrond震惊地说。

“它很聪明,这点我挺喜欢。”Thranduil说。

“我想Arwen一定会喜欢它,毕竟她和你口味惊人地一致。”

“毕竟我是她父亲。”Thranduil拎着猫的后颈,盯着小奶喵的眼睛。“Elrond,我想它连自己站起来都不会,你应该给它找点羊奶而不是这些多油的东西。”

“早饭完了我们可以一起去买。”

至于这个小奶喵是不是黑芝麻汤圆该隐先生,这不是一个问题。

——END——

 

 

评论(7)
热度(41)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