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你听得到 Chapter8 领主的画轴

 

Chapter8  领主的画轴

Rivendell沉睡在奶油般浓稠的雾里,从远处望去堪堪只能看到几个冒尖的屋顶上青灰色的石料瓦片,湿润的地方往往要修建得利于排水,昨天刚下过一场雨,此刻还有些滴滴答答的雨珠顺着倒流槽一颗颗掉进水潭里,叠加在一次在山谷里形成轻柔暧昧的回响。

Elrond起的如往常一般地早,自从有了小精灵他就开始在阳台上洗漱,侍从们脚步轻柔地送上毛巾和木盆,连着用过的物品一起收回的还有敬慕的眼神。他照例在走之前关好窗户,又看了看小精灵周围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有点不放心的又往桌边堆了些花草挡着,免得小精灵一不小心掉到地毯上。

也许是信任增加了的缘故,这几日Thranduil睡得越发多了。小小的一只趴在软乎乎的被子下面,露出睡得蓬乱的头发下的半个侧脸,半张着嘴被子随着呼吸起伏。

Elrond没要求这位和自己等同地位的国王该和自己一样勤勉,他的Rivendell邻着一些闲散的人类部落,“最后之家”的料理可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生机勃勃的人类们似乎因为生命的有限而更容易斗殴。

精灵领主对此有点不解,但他尊重他们。

Elrond的书房里一直有些卷轴放在抽屉里,黑云杉木的轴显出一种久经使用的圆润光亮。当他到达书房的时候,窗外的反舌鸟随着落到白桦和落叶松林上的一缕阳光开始鸣啭不已,Lindir指挥着侍从们早早拉开窗帘从第一缕阳光开始就接受它们,从敞开的窗子里飘摇进来木槿,丝兰,千手兰和甘蓝棕榈之间混杂的甜香。

领主坐到座椅上抚平衣袍下摆,从他上锁的抽屉里抽出一卷画。他多年前乔装去人类世界的时候偶然获得了一本有趣的小册子,记载着他从未见过的历史,还大方地标注着精灵史。这原该又是一本人类杜撰的小说,只是冠以精灵的名号来收敛钱财。Elrond对这些都一笑置之不加深究,虽然此事不符合精灵的美德同时也是一种不尊重,但精灵领主考虑到人类世界里战乱频繁,能以此谋生也是不易。

 

这本册子在几十年后又被他在极偶然的情况下翻出来,伴随着几本皮革封面的大部头一起从上到下倾泻到领主身上,伴随着翻腾起蘑菇状的灰尘将他浇了个十足十,额角也被狠狠撞了一下疼得眼前发黑。深夜里他没再呼唤侍从来收拾,毕竟这个时候该是他们偷偷溜走,做出点无伤大雅的玩忽职守的时刻。

领主修长的手指搭在书页上慢慢履平碰伤了的书角,把需要修复的几本放到黑松木的小桌上等着明天叫Lindir过来,一只小麻雀扑棱棱飞下来跳了跳,抖抖翅膀,没抑制住地不庄重地抖了下尾巴,试探性地啄几口书角。Elrond手指伸过来托起它把它放在窗边的鸟巢里,曲起指节轻轻挠挠它的后背。“别折腾。”他严肃地说。

抖落的灰尘随着他最轻微的动作都会一阵阵腾起,长袍的下摆都染得发灰,Elrond不由得对Lindir的工作产生必要的忧心,也许他的管家最近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在墙角休息着的兔子被惊醒了,一瘸一拐地蹦出来,Elrond不得不弯腰把它再抱回去。“换毛期?”他盯着自己袖子上沾满的白毛想。今晚他第二次想起Lindir,这次浮现的是他管家的脸。

“您在书房里照料受伤的动物……”然后是一副意味深长欲言又止满含深意的平淡表情,满眼等待着对方的允许然后继续说下去的跃跃欲试。

Elrond回答了一句:“嗯。”

但明天Lindir大概会在一副平淡表情下用双眼饱满地表现出“我曾经说过的”这个意思。

Elrond捡了几根白毛之后放弃了这个打算,挽起袖口继续整理堆了一地的书,里面就藏着这本不比手指厚的书,还有些经年的覆盆子或是苹果或是其它什么的果酱扣在上面,留下多年陈旧的暗黄污渍。在Elrond手指挑开书页的时候还散发着甜蜜经过多年腐蚀演变成酸苦的气味。

植物该有的草叶芬芳被掩盖的星点不剩,Elrond的手指小心翼翼地翻开用上远多于对待这本书该有年龄的几倍谨慎。

这本书里提到了一个过去的精灵王国——“arasdor[1]”,而这个国家所处的地方就在Rivendell的西边widerland,Anduin流经时曾被称为“nirnaeth”,据作者所称是因为它尝之苦涩难以下咽。Arasdor是由它的国王统治,并与北方的敌人打斗,最终国王与敌人首领同归于尽,而这个国家也是一夜之间不知所踪,留下一个“nirnaeth methed”[2]

Elrond看完之后就将这个故事给粘人的小姑娘讲了,他倚在床头手臂搭在小姑娘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着Arwen夜幕一般的短发。

“您怎么给我讲这种故事?”小姑娘声调软糯地问,“不利于睡眠也不真实,连我都知道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存在呢,Arwen。”当父亲的给她掖好被角,父亲总是对小女儿更多些温柔细腻。

“精灵史上从没教过。”

“不记载不代表不存在,Arwen。尽管这个故事的确是不存在,它前后历史衔接地很紧密,记载的也很完整,所以这个故事的确不会存在的,但你的原因是不成立的。小姑娘,你该睡觉了,不然会不好看的。”Elrond单手合上清理干净的书,往正讲到的那一章“国王传记”里面夹了朵干鸢尾花书签。

“其实还挺曲折离奇的。”

“在人类中间文学成就很高,别过度吝啬你的赞美,Arwen,公平点看。”

小姑娘一晚上被教育了两次,阖上眼很克制地眼珠上下滚动了一番,做父亲的自知说话多了,懊悔对孩子是不是太过严厉,弥补似的在女儿额头上落了一个亲吻。

Elrond有给人物画肖像的习惯,按着书里细致的描述来勾勒人像,对着这样一本文学小说他也颇有兴趣,便选取了书里《传记》一章的描绘重构了鹿角王座,他在画面目的时候遇到了比往日更多的阻碍。按着书里说的,这位国王长得十分养眼——也许这个词有点轻微了,毕竟原文里描绘颇丰,但考虑到文学作品通常夸大,也许低些看才更为适合。

他慢慢画出了国王的衣饰,又勾勒出盔甲和披风,宽大的鹿角王座延伸开的两边不像是某种装饰,Elrond特意用阴影凸显出它边角的锋利。

这位拥有“Nienaethmethed”的国王是怎样的?他是否预见到了也许是决心永久地活下去,坐定愁城,永不微笑?

Elrond既然画不完这张画,便也只能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灵感,或是灵感是否契合,又过了几年Elrond把那本小书送给了Arwen,把画轴放进了抽屉里。

看得多了,被几个精灵有意无意地问过多次之后,因为觉得麻烦便干脆避开别的精灵。这无端增加了点不可告人意味的隐秘行为也好像给他内心增加了某种念头。

这篇文学里塑造的国王好像是真实存在的一般。

这样一个让人心生敬慕的角色实在是适合在史书中被誊写,被赞美,用笔记录下这些消逝的昔日荣光。如果是真实的,那真想见上一面。

 

Elrond收起那副卷轴,上面国王的面目依然是空白的,纸张因为被时间浸透而渐渐发黄。他把这东西束好撒上防腐的香料,放在干花和叶片堆叠的软毯里,抽出今天的第一份文件。

 

——TBC——


[1]基友友情帮了我大忙!请认为这是辛达林语的鹿角王国

[2]悲叹的结局。Nienaeth是悲叹的眼泪。

 

评论(10)
热度(70)
  1. 🐱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