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sunset and evening star(原你听得到)

Chapter10 远处的高塔

 

金色的常春藤顺着白墙爬升出比Noldo的工艺更自然的纹路,随着时间流逝干枯掉落的藤蔓露出身下更为雪白些的颜色。在明亮的灯火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闪光。

自从狩猎回来,Elrond就一直因为各种意外不得不随身携带着小精灵,这一阵子因为要带着小精灵,连晚上从书房离开的时间都要早些。

在Elrond工作的时间里,小精灵就在书房里乱晃,一些重要的纸卷被领主妥帖地收好了,现在也由着他荡来荡去,借着书柜上的金尼龙挂绳在一层层书之间巡逻,手掌贴着书脊感受不同封面的质地。Elrond书房里很是有不少大部头,坚硬厚重的兽皮封面书翻倒了简直能把小精灵压成个饼片儿。

小精灵看书的时候喜欢趴在窗台上,他穿着小白吊带袜踩在书页间,轻飘飘得不比夏季的一朵落花或冬季摔落的浆果更重,偶尔看得困了就趴倒在书中间睡会儿,缩成一只小点心的形状。有时Elrond工作太晚看不清他,在准备阖上窗台上摊开的书时会看到一片白花样的小东西滑到书页之间,再慌慌张张地跳起来。

Rivendell有不少回廊和露天阳台,Elrond每晚回屋时都会经过一座圆顶露台,月光透过白石顶中间的镂空处射下来,每日午夜总会是一副精细对称的银画。他回屋时往往夜色已经极深,宁静得听不见一点虫鸣,只有和缓的脚步声和长袍摩擦地面的婆娑,还有他的心跳。

Thranduil站在他口袋里,两手撑着袋边探出头来四处看,他这几天迷上了从这处露台向东北方向看,Elrond清楚地感觉到他必定是在找什么,但对方不说他也没问。

“在古老的人类传说里,据说碰到精灵的人类可以对对方许一个愿望。Elrond,这是真的吗?”小精灵趴在他腿上问道。

“也许不排除有这样的个例,但我更倾向于认为这只是个传说。”Elrond一手搭在小腹上,一手撑着石凳。

“小精灵倒是有这样的传统。”

Elrond看了他一眼。“你是想送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吗,Thranduil。”

国王一时间觉得这句话有点说不出的别扭,某种挖坑了自己摔了一跤滑进去的即视感让他很是皱眉思索了一阵子,尽管他早就想将这三个愿望送给对方。最终他认定这是源于对方回答太过敏捷的缘故。

“小精灵从不轻易许诺,”他说,“但如果我送给你一个——唔,那就一个吧——送给你一个愿望的话,你需要斟酌谨慎使用。”

“好,我会认真对待的。”

这种认真又像安抚抑或漫不经心般的口气很轻易地安抚了小精灵紧绷的声线,他在Elrond大腿上换了个姿势,盘腿坐着又往东边看过去。

“你看到那边的高塔了吗?”他拍了拍Elrond的腿。

Elrond的视线从Thranduil身上移开,一路跳过低地的湖水和蜿蜒的溪流,和更远处的群山,今天天气好得出奇,月亮饱满地放出光来,不多的云都被镶了一块银边。

群山上有一处高高竖起的东西,像一块飞来的雕像。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们猜测是座高塔,也许里面会住着美丽的受了诅咒的少女。但是我们以前经常会看到它,Legolas还曾经想要去寻找它。”

“很眼熟。”

“我也是,不过任谁对着它看了几百年都会眼熟。”

Elrond收回视线看着小精灵,他现在躺倒了,伸直了两条腿手交叠在小腹,呈现出一个很矜持符合礼仪的睡姿。

“我有个疑惑,”领主说,“或者说,我有个猜测。”

“是什么?”小精灵睁眼看着他。

“也许小精灵和大精灵本来是一种种族。”

“我有预感,这不是您最想说的地方,请继续吧。

Elrond咳了咳,也许下面的猜测很是大胆或者说荒诞,但是这两件事情发生在一起总能让人产生一些联想。“对于那个Arasdor,你一定还记得。如果因为某种魔法,那个王国消失了,但是因为某个原因,这个国家没有真的消失而是以一个不为人知的方式隐藏起来的话……”

“我猜测,你是认为也许这个国家以常人看不见的方式隐藏起来,而在以此延伸的猜测中,你因为小精灵的存在,因此认为也许那个Arasdor是全部臣民包括它的国王都变成了小精灵?”

这个猜测毫无根据,却最容易被证实。Elrond点了点头,现在他需要对方的证明。

“其实,我认为你还没说出口的猜测里包括,也许你认为我的国家就是故事中的Arasdor?”

Elrond这次没回答,这个猜测实在太过冒犯或者说有些不信任对方的意思了。

“实际上,我认为你太过沉迷于那个‘文学’故事了,”Thranduil咬重了读音,“Elrond领主,我认为你已经被那个故事里的虚拟王国迷昏了头。尽管你的理智告诉你那个不是真实的,你的情绪却在驱策着你去牵强附会一个猜测以使你证实你的期待。”

“我永远,也不可能是Arasdor的国王。而小精灵从不说谎。”

“不过如果你只是猜测那个Arasdor是否是真实存在的,我不能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加以评论,我只能说它也许是,但我从未知晓过。”

Elrond挪开撑在石凳上的手,它因为长时间一个姿势有些发麻,像是无数针尖从内部开始推挤皮肤,自指尖和大臂两端为起始,小精灵注意到他胳膊的动静,从他大腿上一跃而起,跑了几步抱住Elrond的手指尖。

“小精灵的魔法种类众多啊。”

“不过是因为魔力弱所以研究的更多,”小精灵轻轻捏揉他的指尖和手腕,“你们在战场上会用这些的,只不过你更专注于草药罢了。”

“本来也是一个猜测,也许消失的精灵只不过是缩小了而已。”Elrond说,搭在身上的那只手把小精灵托起来,另一只手辅助着让他坐好。

“Arwen这两天发现了一窝失去妈妈的小兔子,她把这些都抱了回来。当时Lindir看见了她时表情就不行了,看起来马上就要昏倒——Arwen当时的样子的确是一身污泥和燕草碎末,她直接抱着兔子窝回来的。”

“然后?”

“Lindir想让我教育她自然法则,但是她毕竟还小。”

“出于父亲的角度,我很同意Lindir的想法,但Legolas毕竟是个男精灵,我对Tauriel的教育要晚的多。”

“嗯,所以我安慰了她并帮助她照顾这些小兔子。实际上我记得你跟Arwen商量过怎么饲养兔子。”

“对,兔子的奔跑能力很好,我经常以兔子为坐骑在一些和平安全的地方巡视。所以我也很了解它们。”

“那希望你能照顾好它们,我对这些啮齿类的小幼儿们可没什么了解。”

这给Thranduil留下一个疑问,直到Elrond走到尽头推开卧室的门并把他放在那台铺着绣有金色枝叶和百合花桌布的圆桌上,一只茶杯开着盖,竖着尖耳朵的毛球半个身子搭在矮杯沿上,正挺着鼻头嗅来嗅去,相当热情地向着他的方向拱了拱。

这是狗吧。Thranduil木着脸想。他走得近了些。

国王的坐骑都是成年健壮的兔子,后肢有力啃咬的动作也很凶狠,他没接触过这种婴幼儿时期的小家伙,这还没他高,睁着两只水润的黑眼睛望着他,耳朵一耸一耸还有张合的鼻孔,兔子的嘴一直停不下来地扭来扭去,这让Thranduil回头望了一眼Elrond看他是否趁他不备给小兔子嘴里塞了点什么吃的。

半蹲在茶杯里的小兔子毛茸茸得像一团球适合靠着。

“你给我找了个靠垫吗?”

“Arwen抱着一只养,另一只交给我养,当然还有一个给了Lindir——我的管家当时表情快哭了。我对于兔子宝宝这方面很欠缺知识和经验,也许您更能了解它们,毕竟你能和动物交流得很好。”

“……也许你是在暗示我,我应该也站在茶杯里跟它面对面交谈,Lord Elrond。”

“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Elrond绷着脸说,他收紧了下颚,手背到身后身体挺拔修长,一身褐色长袍显得他像一棵高大的树木。

“第二棵山毛榉啊。”Thranduil喃喃地说。他扒拉过来另一个茶杯靠到兔子旁边去,单手撑着杯沿一个翻身跳进茶杯里。

“通常来说,跟它们共处一个地方有利于信任的建立,”小精灵说,“如果您下次想要与您百合花色的小鹿交流,您应该跟它躺在一个窝里。我认真的。”

小兔子热情地凑过来扒拉着杯沿蹬腿儿,最终一头栽进Thranduil的杯子里挤成了一团。

 

——TBC——

 

评论(10)
热度(68)
  1. 色天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