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Sunset and Evening star

  •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3921462655

  • 说真的每章出书我都得大修,写的太不满意了……

  • 这小精灵整个故事啊,就是这么傻白甜……

  • 其实我觉得走这种剧情和这种夹带私货的东西看起来好枯燥吧,怎么也得大删【心累

  •  

     

     

 

Chapter16 小精灵归来

Summary:河谷镇祖母的俚语;Thranduil回来了,参加大精灵的晚会;

Esgaroth

Anna将陶罐搬运到壁炉上面,她收拾餐桌的时候受到些阻力。小儿子还是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握不紧的勺子在桌子上滴下面糊,这不好擦。Jacob最后检查完渔网,把门闩上。中年渔夫已经早早地被风雪和腥咸的水汽刮出皱纹和白发,家里四个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吃的越来越多,四个嗷嗷待哺的小嘴时时刻刻驻扎在他心里,压得他不由叹了口气。他又紧了紧门,在缝隙里塞好毛毡和软布,吹进来的寒风灌进他衣领里,逼得这位健壮的渔夫打了个哆嗦。水拍在粗大的木柱上溅起绿色的水浪和泡沫。

对这些,小孩子对此是无知无觉的。最大的Tiffany和Doris倚在火炉边上在帮母亲缝补些冬天的衣服,大儿子和小儿子则靠着祖母腿边躺在一起。老妇人待在离火炉最近的位置,腿上搭着厚厚的被子,一头银发被火映照得像蓬松的白面包。最小的孩子趴在老祖母的腿上像一只小狗,他望着祖母能流出故事的嘴唇,将灯火凑得近了些想看得更清楚,被Tiffany抬手拨了开去。

“不该这样的,Bard。”她噘嘴说。

男孩撒娇似的拽了拽祖母的毯子。祖母光滑冰凉的手拍了拍他的,像是预告或开场白。小姑娘们放慢了手中的活,膝行了两步靠得更近些。

“我们今天讲的关于精灵的故事吧。在精灵的国度里,有伟大的魔法。精灵走过的地方能让枯萎的鲜花重新盛开,他们的亲吻一瞬间就能使树结满浆果,他们抚摸的锅中会涌现浓汤,就像是清泉从石缝里冒出来,而他们触碰过的盘子里会盛满新鲜的面包。

“精灵的房子们,是建在树上的。一棵高大的树上就有一座精灵木屋,各类的鹿和兔子在森林里穿行,精灵们骑着鹿和马打猎,那是他们喜欢的消遣。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精灵国王的。精灵们每天夜晚都会举行星光晚宴,精灵国王会喝下所有敬给他的美酒。他拥有这个美丽的国度。

“这个国王啊,他聪明又狡猾,是最会利用魔法的。他不会抓小孩子吃,但却会让森林抓住所有误入森林的旅客直到他们在森林里迷失方向,再也出不来了,回不了家,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小Bard缩了缩耳朵,枕在祖母的毛毯上打定主意绝不把要和小伙伴一起去森林探险的想法说出来。老祖母以为把孩子们都吓住了,失望地揉过他头顶毛茸茸的卷发。

“没有出来的方法吗?”Tiffany颤声问。

“传说是有方法的,‘松开你手里的桨,放下你手里的帆,告诉树你从哪来,它会带你回到家’。”

“可这不可能,没有人在森林里会带着桨和帆,树也不可能送人类回家的,他们不会走路。”

“所以几百年来,从没有人回来过。”

 

从北方的Esgaroth吹来的寒风夹杂着冰雪略过湖面,在经过孤山之后雪融化了,一路刮过荒原和河流掀起层层水浪,强劲的风势在进入Rivendell的结界后骤然变得轻软,最终只是拂过那些光秃秃的枝叶,从半开的窗户钻进去挠过一个个精灵们的鼻子,一视同仁地。所以连着Elrond领主也未能幸免,他打了个喷嚏,放下笔揉了揉鼻子。。

Thranduil为此受了更多委屈,他本来是想站在窗台上给Elrond一个合理的惊喜,以一个足够美好的开场,例如用一些大精灵没见过的花朵或者是罕见的植株,Elrond喜欢这些,而他也喜欢看Elrond摆弄这些植物。自从那次发现之后,他喜欢给Elrond介绍各类隐蔽的植物,就像在晚宴上为友人介绍那些满脸通红的娇羞少女,她们水汪汪的眼睛和烧得艳红的双颊不会比这些轻摇款摆的花朵们表现得更大方。

但这些都不可能了,那阵风托起小精灵轻盈的身体,他怀抱着的那几朵豆绿色的植物被吹散了,自己也扑在书桌上摔疼了膝盖,离Elrond握着的笔尖只有一本《如何喂养小精灵》的距离。

“Elrond,你在写什么?!”

领主镇定地拿起本子吹干上面最后一点墨迹,将本子合起来。他笔尖下刚刚写出的“如果你的小精灵不见了,不要着急,很有可能是他自己因为害羞而跑走了。要耐心地等他回来”这句话少了最后一个句号,不过不用担心,等Thranduil睡着了他总有时间能把这个句号补上的。

“比起这个,”Elrond把本子放在一边,慢条斯理地说,“我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Mirkwood和Rhovanion的地理位置关系。”他的羽毛笔不经意间挡住了小精灵后退的路。

整个下午都在Thranduil的午睡中度过,他对Elrond答非所问地说了几句企图蒙混过关,中间夹杂着装傻充愣和叽叽咕咕,出乎意料的是Elrond很轻易地就放过了他,让他跳上自己的手带去睡觉。Thranduil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怀念这个手掌的体温和软硬度,他舒服地躺平了,尽最大的可能性紧贴着身下的手感受这份熟悉。

Elrond将小精灵放在自己床头边的小床上,干枯的鼠尾草让他有点脸热,但幸而Thranduil没什么反应就直接钻进纱帘里。Elrond有点庆幸又有点失落,他隔着纱帘看见小精灵在床上打了个滚,又卷起被子抱在怀里翻来翻去地折腾了会儿才想起要探出头来,在两片纱帘里露出了个指甲盖大小的小脑袋,Thranduil对他说了句晚安就缩进去了,被子拉到腰间,手搭在上面平直地垂着。Elrond轻手轻脚地走开,直到躺在床上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这发生的太突兀了,也太过于惊喜。他再一次出现在Elrond从没预料过的地方。

领主放轻了呼吸,一时间只能听见窗外的风声,他为自己的傻气暗暗笑了一下,又恢复了喘息的频率。小精灵的呼吸浅的像一只蝴蝶飞过的声,风声都比这大得多,他无论怎样都无法通过听觉感知对方的生命和存在。Thranduil的小兔子跳到枕头边上,抬起鼻头一动一动地嗅着,Elrond看见了用掌心把它拨弄到身边来。

“你的主人在睡觉呢,”领主在心里默念,“你快老实点,也许他都把你忘了。”

小兔子的软毛轻轻磨蹭着他的掌心,热烘烘的一小团动来动去很是痒痒,Elrond不得不把它从床上放到地上去。它在地毯上蹬着腿儿跳远,踩了一路倒伏的地毯成雪橇似的小脚印。

他担心地抬头去看床头,发现小精灵从里面钻出来了,迷迷瞪瞪地走过来跳到他枕头边上,腿缩在胸前抱住,蜷成一团睡了,Elrond自刚才开始就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这儿才发现被自己憋得难受,慢慢抬起头往远处挪了挪自己,缓缓吐出一口气。

过轻的小精灵缩在枕边不比掌心更大,Elrond如果侧头,可以轻易地看见对方细微的动作。但他却没有那份心思,只是安静地呼吸着,迷糊中就睡着了。

他醒得比Thranduil早得多,在第一声敲门声前就拉开门,示意今天下午不用再来提醒了,然后又返回卧室。小精灵换了个姿势,趴在枕头上脸侧在一边都挤变形了,口唇张着呼吸。Elrond从他的小床里给他拿出来牛蒡叶子做的被子轻轻披上,走到阳台的躺椅上翻起今天清早没看完的书来,风里远远捎来水汽和隐约的笑声,等他仔细去听又听不见了。

他不能太过着急,小精灵可以如此轻易地消失,而他的等待却是没有确定的尽头,他不能将对方逼得太紧。Elrond翻过一页纸,想了想又翻回去,他刚才走神都没注意到自己在看什么。等他看清了那页上是一副插图,他又把书翻回去,干脆手一闭阖上了它。他得想点别的,分散一下胸中层叠的疑问和谨慎的念头。

Elrond突然兴起一个有趣的想法,但这个念头需要等小国王醒了才能实现。

 

Thranduil身体的麻木感甚至先于意识回来的,这导致他低低呻吟了一声。趴着睡的姿势不适合他,肩膀到手臂都像毛刷扎过似的疼。他艰难地抬起一边手臂像拄着自己支起上身,但一施力他就又猛地摔回枕头上,只能凭借着腿的力量把自己翻个身,艰难地吐出两口气。他把手臂贴在枕头上摩擦着试图让自己恢复得快点,毕竟他发现自己躺在Elrond的枕头上而Elrond不知所踪,希望不是他把对方给挤跑甚至吓跑了。

“我是不是太热情了,”他想,可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是如何跑到Elrond枕头上的,“也许是Elrond太热情了。”

他手臂恢复得好点了就抱着重重按揉指尖让疼的地方更疼,国王听见地板上有动静,换个姿势滚落下枕头探头去看地毯。他的小兔子正在地毯上两只前手搭起来用后腿儿站着,摇摇晃晃地往上看。Thranduil甩甩手臂,决心拽着床单滑下去。

Elrond的袍角受到轻微的拉扯,接着是几下重重地抻拽差点扯破了衣服。他低头去看发现是Thranduil那只小兔子正踩着他的袍子磨牙。Elrond连着兔子和藏在兔子里的Thranduil一起捞上来放在腿上。用“你睡醒了”或者“你的兔子不该咬我的衣服”这样做开场白都不合适,智者难得犹豫了。

“晚上大精灵有个盛宴,你要不要参加?”他最终直接说出来

Thranduil爽快地点了个头,从兔背上滑下来又顺着领主的衣服爬上去,一路蹬踩过无数细腻的凹凸藤蔓纹,最终坐到领主肩膀上。

“我晚上想坐在这儿。”

 

大精灵的晚宴比小精灵的要狂野得多,事实上小精灵们也狂野过,在广袤的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精灵的欢笑和箭矢破空的声音。Rivendell的精灵更多的喜欢弹琴和跳舞,出去打猎的精灵里有成年的Elladan,双子里的Elorhir则在最大的那轮篝火边弹竖琴,那是把银色的小竖琴,雕刻出百合花和鸟雀的纹路,弹出来的声音像是清泉和美酒。

Rivendell晚宴的这天几乎没有屋子是点灯火的,精灵们全跑出来在宫殿前的空地上,蜿蜒的河流倒映着明月和繁星像一条闪亮的银河一直流出到看不见的地方,Elladan举着他猎到的第一只野味回来,马上还挂着两只,随着奔跑的颠簸拍打在马腿上。

“您一定喜欢这个,”他拎着第一只野味回来献给他的父亲,“我希望您欣赏的精灵们也喜欢。”

Elrond惊讶地看着他的孩子,Elladan脸上还带着打猎的汗水和通红的双颊,眼睛像两团火苗闪闪发亮。

藏在他头发下面的Thranduil笑声一丝不漏地都传进了领主的耳朵,“您真是一个成功的父亲。”他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说。

Elrond注视着坐在篝火前弹琴的双子,Elladan正走过去将一块烤好的肉要送给自己的兄弟。“您这样说是在报复我吗,King Thranduil?”他嘴唇细微蠕动。

“我是在赞美您,伟大的Rivendell领主。”

“但您的语气我必须得认为您这是在讽刺。其实花瓣缝制成的衣服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吧,Arwen为此做了三天呢。”

“我相信如果您要穿,Arwen小姐为了给您,日夜不休做三十天也没有问题。”

“她很喜欢您。”

Thranduil本来想说“那还用说”,但他临时改了口。“那您呢?”

他脚下的这个精灵停顿了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我远多于她。”

 

小精灵难得的语塞,扭了扭身体坐下来。Elrond给他准备了一件适合精灵晚宴的衣服,恶作剧地将下身改成了用侧金盏花的花瓣做成的袍子,看起来像条金黄的蓬松裙子。Thranduil凶狠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大方地当面穿上了这条裙子。

精灵们围着篝火开始唱今天的第一首曲子。

“松开你手里的桨,

放下你手里的帆,

告诉树你从哪来,

它会带你回到家。

车前草,百里香,

它们是引路人,

千屈菜,紫烟堇,

它们保护你……”

“我听过这个,”Thranduil说,“而你的精灵唱得很好听。”

——TBC——

 

 

 

 

评论(14)
热度(44)
  1. 色天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