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Sunset and Evening star

 

Chapter20 解开咒语

“我,或者说我认为,我已经找到解开咒语的方法了。”

Elrond在他们午饭时提出这个想法。他刚刚切开软质奶酪将它涂抹在面包上,核桃醇香干脆的口感搭配起来十分适口。Thranduil矜持地坐在盘子边上,享受着Elrond刚刚端给他的一块切开的特殊蛋糕,内里的馅料源源流出来溢在盘子里,他用小勺子舀起一些巧克力酱汁吹着加速降温,刚刚抿下一小口,被Elrond这一句激得差点咳嗽出声。

“吃完饭再说。”国王严肃地说。

Elrond和他刚品尝过一只嫩鹌鹑,苹果、栗子、土豆丁和各类香料制成的馅塞满了这只鹌鹑的肚子,那里面的颜色像是一朵新鲜的花,还有一些以红酒腌渍过的小牛肋条。Elrond的佐餐酒味道清新带有橙子香味儿,完美烘托了鹌鹑肉的细腻嫩滑。小国王吃不了太多就饱得不行,只能看着Elrond一口口吃掉了半只鹌鹑。他强烈怀疑Elrond是以这种方式来刺激他让他选择解除咒语。

然后,听啊,对方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Thranduil手拂开肩膀上的散落的头发,决心先把盘子里的蛋糕吃完再说。Elrond一句话把他胃口打消了不少,但风恰到好处地吹过来,将巧克力的香味儿又送到他脸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罗勒叶和巧克力的芳香充满了他的血管和每一处,就像是又从他毛孔中抒发出来,直到这种混合芳香成为他本身的一部分。

Elrond的手指沾了些橙黄色的酱料,还有杏仁碎屑,他顺着那根手指望上去一路到Elrond的眼睛,他带着探究和犹疑,而Elrond的眼睛像是岩石般坚硬。

“哦。”他最终回答。他的注意力又被别的吸引过去了,Elrond手指间的部分像是将傍晚的阳光具象化了,甚至是晶莹剔透的。那根手指挑开甜点的盖子,露出鲜奶油和糖粉混合的内里,红彤彤的草莓快一粒粒地镶在奶油顶层。

“好看?”

Thranduil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对象正是自己。他点点头,探头过去又看了看。

“我们今天下午就尝试一次?”

他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是问自己的,然而这个尝试的内容听上去不是很让他能如第一个问题里那样赞同。但是这两个问题前后地问出,不能不让人对此产生什么联想。比如,如果第二个问题不答应,那么第三个问题类似于“要不要吃一块”这种的大概就没有了

国王谨慎地甩了甩头思索一番,对第二个问题回答了个可以的答案。Elrond把甜点盘子整个推到他面前来。

 

“之前那个歌谣,我查证了它的来源。第一个在Rivendell唱这首歌的是两百多年前的一个篝火晚会上,精灵Nasa唱的,他说这首歌是人类旅客教给他的,那伙旅客来自于the Lonely Mountain方向,而那离Mirkwood已经很近了。”

“接着我又发现,Esgaroth同样流传着这首童谣,只是它的针对对象更为明确了。这是说在森林里迷路的旅客。”

“我有一个很,唔,很特殊的猜想,”Elrond翻过一页笔记,“也许这个歌谣俚语本身不是针对森林里的旅客,毕竟Mirkwood的消失应该伴随着记忆的抹去。更可能的这也许是森林消失之后的事。”

“也许是为Mirkwood而唱的歌……”领主看着笔记犹豫地说。

“您为何犹豫呢,您一定有所猜测了,”小精灵靠着他的笔筒,穿着长筒靴的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纸卷,“不过是顾虑我罢了,请您直说吧。”

“也许这是Mirkwood编的歌曲。”

小精灵轻笑一声,蹬开被他蹂躏的纸卷。“你真是谨慎,你明明想的是,也许这就是我编的歌。这的确是我编的。”

Elrond的声音低沉而严肃。“如果你知道如何获得这个咒语,也知道如何解开,那你应该知道是谁赋予了你这份特权,但你却说你不知道。”

“但我向Eru发誓,这次我没骗你。我的确不知道,他们让我忘了他。”

这里面的“他们”和“他”用的十分微妙,但Elrond将深思的机会抛了开去,为了目标他总要扔掉些别的。

“如果这个歌谣跟你解决咒语的方法有关,那就很明显了。我还采集过那些你歌谣里提到过的花们,但我最后发现这些都只是你的装饰或者说是陷阱。因为它们分毫无用。”

“你真是充分掌握了语言和自谦的艺术。这不过是你的谨慎和完备,你却将之自谦。Elrond,请你继续吧。”

“我意识到最重要的话就是那句‘告诉树你从哪来,它会带你回到家’,我有个疑问,那张纸条……”小精灵左手抬平往下压了压,Elrond识趣地转移了话题,“我发现这句话才是最为重要的,只要联想到你说过你被赋予了强大的魔法能力。”

“如果您认为您找到了最终的方法,那我得说,这首歌是我编的,可也仅仅是编的。因为我没对你说谎,我从未知道这是如何解开的,不管你觉得你知道了什么,事实上那仅仅是你获得了我的一个猜测,”他看到Elrond不赞同的灰眼睛,又提了一句“但那是最有可能的猜测。”

Thranduil翻身在书桌上踱步,Elrond以为他是在沉思,但最终发现他是在有目的地找什么。他走到边缘的一个木盒子里,手拨弄着锁孔徒手打开了它。接着他从里面抱出来一捧车前草和百里香。

“它本身是蓬勃的生命,却能为别的生命带去死亡,就像晨起的日光与夜晚的群星,而生命也往往伴随着死亡之后。我很喜欢它们的味道,车前草在Mirkwood里也是最常见的毒药。我们可以将这个涂在箭锋上狩猎,也凭借这个抵御半兽人。”小精灵怀念地说。

“你需要特殊的地点来实现愿望吗,Thranduil?”

“不需要,但我预感实现你的愿望的时候,也许是个很艰难的过程。愿望本身就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而我会不得不竭尽所能完成它。”

小精灵走到书桌中间站好,他拍平整自己的袍子,这些花瓣已经有些脱水枯萎了,他该有新的一件了。“等等,Elrond,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他突然说,“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我这种感受,它除了留恋还有对未知的恐惧。我真的要变大吗,Elrond?不我不是想要反悔或是其它,随便什么,但是我在这个问题上的犹豫始终存在。”

“也许我应该再陪着你以这种姿态逛一遍Rivendell。”领主伸出手去,掌心向上做出一个最诚挚的邀请。

Thranduil在爬上他手掌时绊了一跤,手肘撑着摔在他手心里,国王腿软得像本该是装饰性的某样东西,他甚至没法自己用手臂支撑着翻身过去。“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软弱。”他低声说,攥紧了拳头。

Elrond装作没听见他这样的话,他把小精灵滑进自己的兜里扶着他坐好,给他递过来小精灵斗篷。Rivendell蓬勃的夏天正透过任何一种生命甚至是水流演绎出来,汹涌的瀑布挤开狭小的出口迸溅到深潭中,丛生的野草生出半个精灵的高度,Elrond沿着河水往更外围走去,在无人的森林里发现了一种雪白的鸟,有着金黄的眼睛和如刀的喙。他往更深处走去,河水在缓慢地、有规律地冲击着两岸的杂草和石子。“哗啦”一声不同寻常的响声让领主警惕地回过头,一只人鱼从河水里冒出上身来。

“是我跟你曾经见过的那个吗?”他碰了碰小精灵的手。

“不是,但是它们都很喜欢你,My Lord Elrond,只是你很少出来。”

Elrond察觉到他暗示的意思。“所以他这是来围观我?”

小精灵的笑意透过他身体的颤抖传达到Elrond手指尖,这不需要回答。

领主走到了边缘的地方,从树上摘下一粒饱满的浆果放到口袋了。他往回走,从深处的森林里走的小径,森林里的一些动物跑出来看他,有几个躲在蘑菇下面,但那实际上只能挡住它们的头而挡不住胖嘟嘟的身体和大尾巴。Thranduil在他口袋里笑得不行,Elrond因为衣袋颤动的感觉猜测他是在里面打了几个滚。

领主走上阶梯,从花朵形的铜雕塑中喷吐出泉水在两边流淌,小精灵指挥他走得近点,施了他最后一个魔法取走一颗水珠饮下。Elrond带着他走到厨房,这曾经是他最熟悉的关于大精灵的住所。一条条烤好的面包摆放整齐摞起来,新鲜的肉类被分开放好,各种口味的奶酪和动物油脂,还有大量的胡萝卜、洋葱、牛蒡等等食物。

“我以后会消耗很多食物的,这对中土又是一笔开支。”他挣扎着提出最后一个质疑。

“如果你担心这个,我得说如果你觉得过不下去了。Rivendell养得起你。”领主拍拍口袋,往里面放进去一块葡萄酥和柠檬饼干。

等他们重新回到书房里,一向严肃的领主的外套已经不大成样子了。他把小精灵和他的收获们取出后干脆脱掉外袍扔在一边。他里面这件衣服是件紧身的,完美地勾勒出结实的手臂和胸膛。

小精灵坐在桌子上,清点完毕他今天的收获,一只浆果,一颗水珠,一块葡萄酥还有一块柠檬饼干。他把浆果给了那只百合花色的小鹿——Elrond将它养得很好,有足够多的温暖靠垫和柔和烛光。他把露珠吃掉了,抱着点心们放到一边给自己挪出半个书桌大的地方。

“你可以开始许愿了,哦不等等,你得给我准备件衣服。我变大了之后衣服是不会自动变大的。”

Elrond在书房里翻出一件深紫色绒面斗篷把它挂在椅子背上。“我可以开始了,My King?”

小精灵又一次站到他曾经准备好的地方,这次他走得缓慢而坚定,直到他站到那个位置,两手垂在身侧,浅蓝色的花袍缀着银粉闪闪发光。

“向我许愿,Elrond。”

 

——TBC——

 

 

评论(23)
热度(49)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