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Sunset and Evening star

Chapter21 离别

Lindir敲响了他的房门。

“My Lord,the King说,他回去了。”

握着笔的手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翻开一页。没多久,笔被插进笔架上放好,书也被细心插进檀木书签阖上放到一边。Elrond整理好书桌上的东西才开口道:

“嗯,我知道了。”

“事实上,KingThranduil已经走了。”

那双在桌上的手猛地握紧了,接着又慢慢松开。

Thranduil走得无声无息,在一个足够柔和的清晨,升起的太阳给云彩们涂上一层粉红和金色,侍从敲响了房门却许久无人应答。

所有的精灵一起走了,就像他们出现的时候一样。

事实上所有的Rivendell精灵都十分惊讶,这些精灵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在一个傍晚时分,Rivendell广阔的领地里突然就出现了十几个陌生精灵,他们就像是从草丛里冒出来的一样,满脸茫然地环顾四周,双方彼此警惕戒备。直到领主带领一位国王出现,并说这些都是有理由的。

Rivendell的精灵对于他们的领主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任,只要出自他口中的言语就不再是疑问。他们亲亲热热地接纳了这些新的精灵,两边的辛达们和西尔凡们彼此尤其热情。

与之相反的,Elrond领主自当天将这位国王介绍之后就再也没走出过书房,连午饭并晚饭都是在书房解决的。Lindir模糊地意识到Elrond是在躲着国王和这些精灵,然而这没有证据,毕竟事物忙的时候Elrond也曾经这么干过很久。这个念头他与Glorfindel隐晦地分享并试探对方的态度。潇洒的金花领主咬着牙哼笑一声。

“他大概是做了什么事,让自己没法见这位国王。”

Glorfindel简直是位能和Gandalf媲美的人物。

当日Elrond说完愿望之后,柔和的光晕笼罩了小精灵接着放大。零星的光点都逐渐散去,一个正常大小的精灵坐在他书桌上,一腿蜷着一腿伸开,手撑在桌面上。Elrond将他从桌面上扶下来,结果对方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毯上几乎摔进他怀里。领主被光裸的皮肤烫得一哆嗦,扯下斗篷甩成一个圆给国王披在肩膀上系好。

他看着对方感觉熟悉又惊人地陌生,某些记忆在他看到对方脸的时候突然涌现出来,而他清楚地知道这些之前是没有的,但很快这种感觉又慢慢淡下去,某些力量起了作用。直到他看见这个披着斗篷的男人的眼睛。

他又想起来一切。

从头到尾。

Elrond连着斗篷将对方整个搂在怀里,紧得像是要将对方整个嵌进来,他的手臂牢牢箍紧了Thranduil的身体,蓬松柔软的斗篷鼓起来。

他的心口像是涨满了,撑满胸腔,那一颗蓬勃跳动的心脏几乎要撑坏他的肋骨。

直到他听见对方沙哑的声音:“咳,Lord Elrond,如果可以,请你松松手,我要被你勒死了。”

Elrond猛地松开双臂,讷讷地不知道说什么。他冷静自持多年,这么激动的情感上一次他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这儿有点些微耳热羞愧。但Elrond毕竟是Elrond,他的名字简直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形容词进入精灵语的词典。他镇静下来,不着痕迹地扶住对方的手臂让他站好。

“我没想到,我是说,我没想到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Eduil。”

对方眨眨眼,歪身倒进他的座椅,从斗篷下面露出的脚赤裸地踩在地毯上,百合花小鹿Star走过来,温热的舌头一舔一舔。

“我也没想到,Elrond,我的传令官大人。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关于我曾经不懂而现在懂了的。”

“也许那应该留到以后,”Elrond温和地笑道,“在此之前,我觉得你的臣民会让Rivendell整个都惊呆了的。”

国王的身体似乎还未完全适应这个高度,他几次差点撞上Elrond屋里的各类小摆设,甚至脚直接踢到了桌边。

“这个身体太高了,我简直无法适应。”他疼得表情都扭了,低声抽道气。

Elrond很想对他施与帮助,但国王总该会自己走路的。Thranduil敏感地察觉到他手动了动。“不,Elrond,我想我自己可以完成。”

“但我想,你最好还是穿上一双鞋。”

国王从地上站起来蹬了蹬腿,又把自己缩回从头到脚都包裹着他的斗篷里。Elrond从书房里找了半天翻出一双金线拖鞋,半蹲下去给握住国王的脚腕给国王套上。

“真怀念,医生。我记得过去您常这么做。”国王双手也都笼在斗篷里不好伸出来,此刻笑得极为柔和。

“而我依旧没有改变。”

Elrond隔着天鹅绒斗篷扶着国王的手肘,仔细看了看斗篷系得足够紧不至于待会儿被风吹开。

“准备好了吗。”他在推开门前最后望了一眼国王,视野里将他的书房也一寸寸扫过,他像是要把对方刻写在他书房的图景中一般炙热专注。

国王偏头笑了一下,点点头。

 

十来天后,Thranduil一行刚刚骑马经过一条小溪,冰凉的溪水汩汩流过,从一颗颗硕大的鹅卵石上走过去被调整成高低不同。国王被保卫在精灵中间的位置,Legolas驱马挨近了国王,亲昵地去牵国王手里的缰绳。

“您怎么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ada。”

国王冷着脸不吭声,单手将拂到眼前的长发弄到耳后,握着儿子的手腕将他拎远点。

“您一定在想谁呢,”小叶子变本加厉地凑过来,腿碰着父亲的腿,“您是不是舍不得了?”

“难道你没有吗,Legolas,你毕竟在那里生活了几百年。”Thranduil低声道。

“我没有,ada,”王子单腿跪在马背上,手搭在父亲肩膀上,在国王愤怒的惊叫声里跳到国王背后,“我更思念森林,父亲,Mirkwood总该有个名副其实的地方。”

Thranduil拍拍儿子的腿,一时间无话可说。Legolas头搭上父亲的肩膀,低声道,“Ada,如果你真的想什么,你可以告诉我的,我不介意另一个ada的存在。”

“你想多了,Legolas,我在想Mirkwood以后怎么办。”

小叶子搂上父亲的腰去蹭父亲的鬓角,他黏来黏去像是一只怕大猫离开的小猫咪。Thranduil多年没经历过被这么蹭的时候,此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反手将儿子脸推开,斥道。

“回去,Legolas。别像个还没长大的小精灵。”

小叶子狠狠瘪了瘪嘴,被Thranduil眼角瞥见简直要被他骇到了。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咒语给你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不成?”做父亲的担忧地问。

“您会有新的三个精灵小孩,而我是个早已成年的精灵了,您会成为别人的父亲了。”沉默半晌,Legolas低声道。

国王皱紧眉头,想怎么跟儿子解释这件事。

与之同时的,简直是恰好得令人心惊,Rivendell的三个小精灵也想到了跟父亲谈一谈。一个屋子里聚集了四个黑头发的家伙压成一片,Lindir体贴地退出去关好门,让领主独自面对三个麻烦。Elrond领主将笔插好,又把手上的公文放进柜子里,将书桌收拾出足够大的一片地方,可以让他轻松地伸开手,并且在空地方上盛满父亲的威势和宽容。

“其实,我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Elladan慢吞吞地说,“所以,如果您有什么,新的想法,我完全可以接受。我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Elorhir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只有还是孩子心态才会强调自己不再说小孩子。他盯着父亲的表情赶紧跟上一句话。“前几天的精灵王是谁?您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两个男孩儿都发了问,女孩子却一声不吭的,她专注地看着父亲的动作。“Arwen,你想问什么呢?”Elrond转向自己的小女儿。

“新nana是个什么样的精灵?”小姑娘咬着自己的嘴唇问。

小女儿问得最为直白,把两个哥哥的吞吞吐吐都给噎了回去。Elorhir和Elladan互看了一眼,又觉得这样的问题十分明智。

他们的父亲罕见地沉默了,Elrond思考了会儿,不知该如何解释。他该如何解释他与Thranduil的关系,那不是这些孩子能想到的任何一种关系,而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用一句话来概括他,也许一整本书都无法完整描摹他。

“心不像书页可以翻看,思想亦如是,我早就教过你们的,”Elrond说,“对一个精灵做事的预断也不能完全从他的行为中描摹出来,如果这样做那就忽略了当时一刹那心情或重重因素的使然。你无法自己判断出一个精灵,单从他的行为与表现出来的思想,他自己的判断也不能,但总比量化要好。而我的评判只能出于我所获得的信息与我的价值判断,这不准确,或者相去甚远,因此我会最大限度地将一切我经历的事实展示给你们,Arwen,我希望你能明白。”

“如果可能,你们的新nana是一位男精灵,是的,”他看着几个孩子的眼睛,加重了语气,“是的,应该是一位新ada。”

“他就是那天我介绍给你们的Mirkwoo的国王,KingThranduil,他的样子你们已经见到过,他的头发是偏银的金色,眼睛是水蓝,像是沉在海水下的太阳,明亮地放出光来。当他不悦的时候,会做出很明显的动作,头会往左下方点下去,眼睛撇开,表情是不耐烦的神色;当他转头的时候,是眼睛先转过来,如同以此带动了额头继而是下巴。他摇头的动作像是在用下巴尖画一个小弧,线条平滑完整。他微笑的时候喜欢微微偏头,侧向左边,但他不常微笑,而且他将所有的微笑都留给了亲人,我想他除了我之外没有亲近的朋友,更不幸的是,我好像也是。他耀眼得让任何见过他的精灵都永远无法忘记他,我相信你们一定记得。”

“我在最后的联盟时期认识他的,”领主说,他向后靠进软垫里,手搭握在腿上,他低头回忆的时候陷入沉思,“当时我还是一位传令官,而他是the Woodland Realm的小王子。事实上当时我们年龄都不小了,但他因为还有父亲的遮蔽所以显得更为天真些,他对一切都拥有最好的期待,相信奇迹和魔法会再次发生。他像是春天的树,始终在蓬勃生长着,他像是拥有一切生命的原始力量,每天都是生机勃勃的,而所有的动物和植物都会回应他的触摸。他拥有令人惊讶的力量。”

“我们一见如故,成为最亲密的朋友。先辈们的隔阂不能造成我们彼此的远离,我们常常在没有战争的时候一起去采草药或者坐在山坡上聊天。中间出了一次意外,不过对我们的感情没有任何影响。我们保持着最亲密的朋友关系一直到King Oropher战死,最后的联盟结束后他离开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即使是在我与你们nana的婚礼上,而他的婚礼无声无息地举行了,再之后的消息仿佛被Mirkwood遮天蔽日的树木们掩藏起来。”

“他的森林很艰难可也很繁茂。他是一位伟大的国王,在没有维雅的帮助下将强敌环绕的国度治理得很繁茂,Elorhir,我希望你们将他看作一个独立的精灵而不是一位即将成为你们ada的人,这样你们能更准确地看出他的特质。”

“再后来,中途出了很多事情,就在去年,我们相遇并在不相识的情况下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这里面的缘由我也许永远也无法对你们解释清楚,我的预感告诉我也许会有一个合适的机缘巧合,但更也许这不会发生。我们在此之后,直到几天前才发现我们早就认识,并且获得了原来的情感。但我发现这并没有减缓我内心的爱慕,我相信他也是。这过渡平缓得像Forest River汇入Long Lake,毫无波澜,顺理成章。”

Elrond说完这句话后沉默了很久,三个孩子呆呆地看着他,很久才意识到Elrond这是讲完了。Elorhir轻咳一声启口道:“咳,ada,我们来的本意本来不是这个,或者曾经是,我们已经听完了您的恋爱史,”他身边的Elladan冲着父亲挤挤眼,“如果可能,我们想,好吧,我们什么也不想了。反正我和Elladan已经都不小了,Arwen也不是个要父亲抱着的年纪了,您爱他就好,我们不介意这个。毕竟您这一年来的改变我们是有目共睹的,原来您太累了,而现在您要好得多,我们希望您能放松点,毕竟我们都爱您。”

当父亲的被儿子这一通抢白弄得惊讶而感动,他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被Elorhir这些话都给说得忘了。他要说什么来着。

“哦对了,你们会有一个新的哥哥,不过这位哥哥你们大概很难见到,”Elrond丢下这句炸起一片水浪的话,起身将三个孩子一并带出门,“到晚饭时间了,Lindir已经在门外徘徊好一会儿了。”

 ——TBC——

 

评论(10)
热度(46)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