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Sunset and Evening star

 所以,我们完结了

Chapter22 重回林殿

 

敞开的四面窗里飞进来一只绿色的大甲虫,嗡嗡叫了好一会儿,绕着屋子来回飞转,又绕到高高的天花板上磕磕碰碰,最终一头钻进软椅底下没了声音。

Galion把它从里面扫出来,捡起放到窗台上,它打滚用六条腿站起来,翅膀抖开颤了两下,嗡嗡飞远了。

露水盈盈的旖旎清晨,玻璃窗上凝了许多小水珠。在宫殿附近树木没那么遮天蔽日,晴朗的阳光都透着一股新鲜的嫩绿色,像是闪亮的玻璃片。王子和同伴们执行完守卫任务回来,路过国王书房的窗台,从Tauriel手里抓过一束野蔷薇扔上窗台。

“Ada!今年第一束野蔷薇开了!”他两手围拢在嘴边喊道。

小王子不分轻重的呼喊声在清晨冰凉湿润的空气里惊得国王一抖,歪在椅子背上的头慢慢正回来,他刚就着这份舒服的阳光打了个盹,那束野蔷薇不偏不倚地正好躺在窗台宽大的白石板上,一些没因这样粗暴对待而委屈的露珠和舒展的花瓣还很完好。国王挣扎着掀开眼皮,被桌面上素白略黄的文书所发射的阳光刺了一下。

他耐心地连感知带推测想了一番,Galion大概还在厨房,门口的侍卫想来也没有要进来的必要。于是他心安理得地蹭着软靠垫往上挪了挪身子,大大伸开了个懒腰,拉开绷紧的肌肉,让上本身的骨头都摩擦着筋络回到正确的位置。

在自己的宫殿里是多么的惬意。

天空无云,阳光极为明亮毫无阻碍,因为清晨空气而发凉,但毫不影响照射在他身上时的那种舒适。洒满他全身金粉,像棵蓬勃的树苗茁壮生长,每一秒都能走出无数条不同的道路。他那双踩在地毯上的、脱开毛绒拖鞋束缚的赤裸的脚像是能变成坚硬的树根扎入地面,身体变得粗糙生出坚硬的角质覆盖柔软的肌肤,他的头发可以抽芽一般变成一根根枝条继而被风带走水份变得干硬,长出漂亮的绿叶,像是某种古怪绽放的重瓣花,顶破天花板和窗户,这样那些误入他书房的小鸟或者小昆虫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再次逃走。

他的书房会被顶破,所有的珍本都会翻倒变成肥料,这儿会被废弃,直到森林里粗壮的藤蔓和野草覆盖了断壁残垣,继而是奔跑的小动物,或者是更多别的物种,栖息在他的枝叶中间。

凉风会吹过树叶之间撩起它们,彼此轻轻撞在一起发出哗啦声响,像是孩子往里面投掷松果,这感觉就像凉风直接吹到暖热湿润的头皮。国王打了个冷战,从幻想里清醒过来。

Thranduil用手掌抚平了信纸,他已经对这封信看了好半天,准确地说是看着这张空白的纸张,迟迟未能下笔。一个开头就够他为难好久了。

一个够亲近又不至于太过分的称呼,一个够正式又不至于显得生疏的叫法。

 

几个月前的国王终于回到森林。此起彼伏的林海交接在一起,树枝相叠在,高低错落,晃动着将他迎接进去。森林天真强烈的喜悦牢牢攫住了精灵们的精神,联系而生的共感像是浸泡的海水或是浓雾将他们从头到脚淹没了,精灵们几乎要迷失在这广阔而纯粹的喜悦里,它像是海洋荒漠,但比荒漠美丽。直到那阵袭来的海浪退潮而去,Legolas才眨眨眼,牵起父亲的缰绳道:

“您瞧,它们思念您,森林对您的爱不比您对它的爱要少,”Legolas松松领口的扣子,“我现在浑身热血沸腾的,已经等不及回去了。”

国王脸上带着浅淡的表情。他一路上细细观察过树皮上的皱纹,地上动物乱跑的痕迹,还有花草的开放,直到走了大半的路,脸上才显出一个吝啬的笑容。

“难道咒语对您有什么奇特的帮助,您在过去的时候笑容可比现在多多了,也对我亲近得多,”Legolas偏头盯着父亲的脸,“如果说这些都是因为您离开或是思念某个精灵的缘故,我确不大相信。您到底为什么?”

国王握着王子的手腕拉开,轻踢马腹往前错开半个马身,他微偏过头来留给王子半个侧脸,潦草解答了王子的疑问。

“我是国王。”

“可这不冲突。”王子皱紧了眉毛,这副表情与国王相似得惊人。

“在我这儿冲突,Legolas。黑暗还没有散去。”我已经预见到你总有一天会远离我。

国王转回头去,他的马加快了速度,两边的精灵贵族给他腾出道路。他到了队伍最前面。

废弃了几百年的地下宫殿被森林牢牢覆盖保护着,随着精灵的陆续回归被清理出来,卧室们被打扫干净。国王重新踏上卧室,柔软的寝具和放满温水的浴池让他一瞬间恍惚,接着他被呛得打了个喷嚏,连连咳嗽,小王子在一边不厚道地笑出声来。国王低头看发现是自己踩上了一块地毯,那上面的灰尘都落得快看不清颜色了。Legolas的恶作剧?国王转头看了他一眼。

“您该庆幸这儿还有风吧,Galion他们清理完外面粗重的藤蔓才打开窗户。外面落了几百年的浆果和落叶们堆起厚厚的一层,精灵们进来都很不容易,直到Galion总管推开宫殿的大门,里面沉睡的精灵们才清醒过来,有些要值守替班的精灵以为自己起迟了,还闹出不少有趣的事情。您放心,”他看到Thranduil的表情加上一句,“从Rivendell归来的精灵都只是跟你出门了而已,而现在我们回来了。”

“他们的记忆留在什么时候?”

“一切开始之前,一切急剧恶化之前。”王子低声道。

Thranduil直到一切都慢慢步上正规,Mirkwood的贸易也渐渐增多才开始有空考虑些别的。这些时日里国王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在书房里趴上一会儿便已是惊喜。王子除去当班的日子都跑到书房来跟着父亲学习,国王面色冷淡不肯多给一个笑容和半句指示,但他渐渐地也学会从父亲的眼神里寻找那些海平面以下的暗流,混合了父亲的温柔和对他的赞赏。

某些事情提上了日程,不论是Thranduil的内心渴望还是森林的情况都促成了这件事。南方驻守的士兵报告说捡到了一只中毒的黑松鼠,国王从容地放下手中的笔,对桌前的精灵道:

“我经历过比这可怕得多的事情,Alve,不要惊慌。”

他声调里的平静奇迹般的抚平了精灵的内心。

此刻摊开的长纸上他还有些时间可以用来思虑,最终他决心落笔。随时间偏移的阳光落到纸角继而是羽毛笔端每一根羽毛,然后是凸起的指节和白宝石戒指,淡粉色的指尖,铺到他纸面上有力的勾画上,每一笔的尽头都锐利得像刀子,从羽毛笔流出来的墨水形成繁复的文字,寄托处某处流露出来的情思。

树木落叶,动物褪毛,人亦衰老。

唯精灵永生,岁月悠长。

 

Legolas将这封信撞进信筒里封好,他背着这个东西像是有千斤重,几乎压垮了他的肩膀。这是国王对他第一次正式的任务,国王的眼光像是某种实质的东西比森林更重,他顶着这样的目光接下这封请求结盟的信笺,在宫殿前跨上白马,对着国王做了个潇洒手势。

“放心吧,My King!”他喊。

柔软的风卷着树木椭圆形的叶片和细碎的花瓣掠过去,打着旋,撩过王子垂在盔甲上的金发和他干净的眉眼。

此时Rivendell的信使刚刚跨出第一步。他们骑着马站在山脚下,信使的身份高贵,有十来位同行的精灵战士陪同。他们戴好兜帽,装备上盔甲和弓箭,迎着日出而行。

“精灵三大国度,早就该团结在一起了,我们不该对同类的遭遇不闻不问,这封结盟信自我开始。”他说。众位精灵纷纷赞同。

 

 

 ——END——

 

Freetalk:

呃这段话肯定不会收录在本子里的啦。

sunset and evening star是丁尼生的那首诗里面的,最后一句话是turns again home,重回林殿算是合了这个吧。

这个文爆字数我也是挺惊讶的,因为你看作者这种性格,甜甜纯纯的东西真的不是我擅长的,但是这种谈恋爱很清水的感觉其实还蛮好的。这个写的时候一度很不顺利,幸好开始写了大纲不然我能否完成真的是个问题。所以正文8w字,番外1w字【这番外写的可顺了(流氓脸)

之前也看过网上那段话,说一定要一篇写够5w字,之前的开的长篇都被我坑了算起来这还是第一个完结的呢。而且过程中一直有gabi的表扬,“我家猫写得越来越好了”,这种啊噗

总之呢,这个最终完结了其实我内心可惊讶可惊讶了。但是下一次一定要提醒自己写的不完善的地方一定要当时补充完整啊不然之后补充太痛苦了【哭。

所以,我们别的文见吧。

本子现在在我眼里是完售了因为场贩有不少姑娘要,而且我也只打算印100本,大概就不开通贩啦,总之谢谢支持哦。GUEST在本子完售之后会放出,番外在完售之后也会,小豹子的话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外放,大概会用来在lof上除除草吧。这一阵子为了赶deadline也是蛮烦躁的而且耽误了一些三次元的事情,大概上来鬼混的时间就会减少。呐,就这样吧,等书到手了再说具体感谢事宜啦~

谢谢给我留言的读者君们!好污好萌的你们哟!

 

评论(31)
热度(52)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