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Oropher/Thranduil】The Lotos-Eaters Chapter1

  •  请把这个当做是元旦贺文【之一

  • 科幻AU

  • 坑了,脑洞有时间了就po完。

 

Chapter1

 

今天很早的时候Thranduil就睁开了眼,他静静仰躺了会儿,调整好呼吸才睁开眼睛。Oropher还在睡着,手搭在他腰上,完全放松的重量压迫着他有点呼吸困难。儿子急促地喘了两口气,小心地没碰到父亲的皮肤动了动酸麻的手腕。他开始的念头是想等父亲起床后嘲笑父亲的重量,在百无聊赖的等待里又打消了。他现在只想对父亲说一句我爱你。

Oropher真正意识回笼之后放松了手臂瞬间绷紧的肌肉,他先是意识到旁边有人,继而反应过来到那是他的儿子,他的Thranduil。Oropher睁开眼的时候绿眼睛眼睛里还残留着冰冷,就好像这个人从没睡着过。但他的儿子没在意这个,反而凑上去在父亲脸边吻了一下,又狠又重的一口,牢牢地压在上面。

“Ada,早安。”他语气轻快,鬓角和父亲的挨在一起蹭了蹭。

 

“联邦局决定将G57行星正式定名为‘Estel’,作为人类第一颗尝试移民的星球,经探测拥有充足的地下……”

走出卧室的Thranduil啪关掉了收音机,将呆坐的父亲惊醒过来。Oropher笑了笑,看着儿子穿着大角鹿睡衣踢踏着绒毛拖鞋,拖鞋上两只鹿角一摇一晃的,抖得人心口发痒像放了一只小猫,四只肉爪扑腾来扑腾去。

Oropher没克制住伸出的手在儿子疑惑的目光里若无其事地收回来,顺势往上拍了拍Thranduil的肩膀。

他真是想捏捏那两只鹿角。

Thranduil含笑地看着他,做出一个夸张的、恍然大悟的表情,这让他父亲简直像转手捏捏他的耳朵。

父亲站起来,从酒柜里拿出一小瓶金色透明的液体,倒进两个小杯子,一根指节大小,Thranduil接过来看了看,他的父亲没有解释,坚硬的指节顶着酒杯向前动了动,催促他喝一口。

他小小呷了一口。

酸苦的感觉一点都没少的像潮水压进他嘴里,浓郁的滞涩好像增加了他牙齿和嘴唇内侧的摩擦,这小小一口还没等咽下去就在他嘴里化开像铺成一层酸涩的薄膜,呛得他乱咳了一通。

这简直比药还难喝。

Thranduil的脸皱成一团,杯子被他扔到桌子上顺着黑曜石滑面一溜到桌沿被Oropher抬腿挡住。

“今天你十五岁生日,Oduil,我想你该尝尝酒的味道。”他一本正经地说,对上儿子的眼睛。

后者现在只恨不得拿些糖水漱漱口,洗掉这满嘴奇怪味道。他从桌子下面抽出冰箱灌下去一瓶Celebrian,银色的液体漫在嘴里极大地安慰了他的味觉。

“我永远都不能喜欢酒的味道。”他缓过一口气,定下这个结论。

“这可说不准,Oduil,”Oropher笑了笑,把酒放回去,“早饭想吃什么?”

 

Thranduil从来不是个老实吃饭的孩子,叼着枫糖舒芙蕾紧挨在碗边上,抬眼看着端坐在对面的父亲。Oropher指挥官从军多年,不管是睡姿坐姿都是板正端直,坐在对面极为养眼,而幼子因为先后失去母亲和兄长,加之先天体弱而后天更是感染了gûlvon,舰长对他要求不高,唯一的期待也便降低到能活一年是一年。

 

 

评论(16)
热度(64)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