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LTand OT] Too full for sound and foam

tmwin10自带浏览器我怎么不能打中文……

要是写不完……我就从本主页删了不留坑【机智

本来是个傻白甜,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清奇……

“我要它。”

长官半侧过身,抬眼看了他一眼。

研究员牢牢闭上嘴,长袍下的脚往他身边挪了挪。

“我觉得……”他应该还可以争取一下,Thranduil想,“可以先这样研究习性,解剖这种事情不着急的。”他觉得这种生物毕竟还是先活着比较好。

长官没吭声,他是难得的比Thranduil还高的人,绿眼睛低下看人的时候压迫感十足。他一手搭着研究员肩膀拉近了距离,另一只手抬着他下巴仔细看进他眼睛。

研究员明显感觉不太舒服,别扭地动了动,没挣开,长官手上的力道加重了点,他索性放弃挣扎。

“这种生物捕获不容易,这么多年来我们也只捉到这一个,还是个幼崽。可以先研究研究,用一些小的实验,等结束了再解剖的。”

他那句“捕获不易”像是戳中了银头发长官的想法,或是他这种坦诚取悦了对方。傲慢的长官松开抬着他下巴的手,往前跨了一步,抬手敲敲鱼缸。里面的东西跐溜一下从角落里窜上来,张开满嘴尖牙,发出他们听不见的叫声。

海浪咆哮着拍打山崖,上涨的海潮和暴雪一起打在沙地上,拍打得连成一片的木桩们发出令人心悸的声响。站在鱼缸边的同事打了个哆嗦,银头发长官看得清楚。

“他能引来海里别的东西吗?”长官侧耳听了听海浪的呼啸,问。

Thranduil张嘴想说不能,所以您别担心,不用担心夜长梦多。但张口的时候他变了。“这还不知道,但有可能。”

果然,长官点点头。“嗯,那就先留着吧。”

 

幼崽长得除了和人类一样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就没什么一样的地方了。它龇牙咧嘴地整天尖叫——用人类根本听不到的声音,Thranduil把它拿到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它的声域,发现这种生物的声域广得惊人。他开始觉得这种生物能引来同类也说不定,毕竟次声波的功能广泛,吸收率低。

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小而功率低,如果真是的话,那以前捉不到成年的它们也情有可原。

Thranduil凑近了去看鱼缸,幼崽十几米的距离瞬间来了个眼对眼,他下意识地后仰,幼崽的牙咔地咬在玻璃上。他听不到声音,但光是看着都皱了皱眉。

有点……凶猛啊。

“童话里的人鱼都是温柔善良的,这个,”红头发的女助手撩起耳边的头发夹到耳后,笑了笑,“这个小家伙简直像是魔鬼一样。”

幼崽的皮肤是绿色,褶皱密布得像个老人。令他惊讶的是人鱼竟然长有头发——也许称为胡子?鲶鱼似的那种?——这些头发胡乱遮盖在幼崽脑袋上,那双蓝眼睛只有偶尔能看到。他的鱼尾是深蓝色,偶尔摆动的时候会有一些反光,尾巴漂亮得惊人。

“Tauriel,”Thranduil沉吟说,“去找些东西。他的声域太广了。”

“如果找不到外界的力量,从他内部下手也可以吗?”

“嗯。”

他不太想这么早就对这个幼崽做什么,但适当的自我保护也是必要的。

幼崽手臂长不过鱼尾三分之一的地方,Thranduil通过摄像机的放大看到那两只小手上指甲很长,尖得轻易就能划开鱼腹,当然相应得,血丝和肉都留在他指甲里。过来交流的研究员Elrond扫了一眼,啧了一声。

他有点洁癖。

金发研究员没理他,又挑动录像看鱼尾的地方。那儿的颜色好像比之前深了些。

Thranduil两手拉大录像,撷取颜色对比数值。

“鱼尾还带变色的?人鱼是彩虹的?”Elrond凑过来笑道。

 

幼崽开始的时候对人类很警惕,扔进去的活鱼观察了几日才吃。他游动的速度令人叹服,从蓄力到发力只需要人类一个眨眼的时间,Thranduil眼看着他轻松地伸手抓住鱼,手指漫不经心地搭在鱼腹上划开,血稀释的时候鱼就被他大分八块,一块块被直接吞进胃里。被撕开的鱼鳍鱼尾飘到水缸底部。

人鱼吃食物的动作意外符合人类的审美,生物间纯粹的强大对比震得摄像头前一众研究员心脏发麻,半晌说不出话。

幼崽又躺会水缸底部,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搅动水流,周围的水草随着动作柔软轻盈地荡漾缠绕。

“Tauriel,你去看看它,它是不是像做个漩涡出来?”Glorfindel笑道。

“再给它几条鱼,它没吃饱。”Thranduil说。

 

人鱼的绿皮肤和尖尾巴让Tauriel戏称它为叶子,半年过去Thranduil听得多了,女研究员看他不反对,提议按辛达语叫Legolas。Thranduil没有认可的理由,同时也没有不认可的理由。

人鱼听不见他们说话,冲他龇了龇牙。他上次啃水槽的时候被石头磕掉了一颗牙,这回缺牙巴威胁的样子看着十分可乐。

Thranduil一时间没忍住,人鱼偏头傻呆呆地看着他,努力把嘴长得更大。

看得他十分想拿个胖头鱼塞进它嘴里,最好撑得它合不上嘴。

 

Legolas长得很快,不到一年就从成年男人小臂长长到了大腿长,尾巴像是吸收了他皮肤上的色素一样日益变深,皮肤变成柔和的浅绿,一头金头发乱糟糟地堆在脑袋上。随着年龄长大,这条人鱼开始变得越来越成熟,猎杀的动作更为直接,Thranduil吩咐Tauriel往里面扔的猎物越来越大,有一天扔了一只小的柠檬鲨。Legolas最后十指插进它后背硬生生从后面撕开了这条猎物,鲨鱼剧烈地挣扎在他手里像是个小玩偶。

“这东西比我们想的还强大,Thranduill,”长官军靴坚硬地声音在他身后逐渐逼近,“它们很强大,应该是食物链顶端的东西。但是自然界还安然存在着,Thranduil,你想这是为什么?”

长官的嗓音沙哑,像是在蛊惑他看到秘密,但是是什么?

金发研究员说:“我不关心。”

幼崽像是被驯化了一样,因为被投喂而逐渐亲近人类,半年多来每天在水缸里看见Thranduil就打滚,撒娇似的要吃的。他疑惑地看着Thranduil和他身后的人,想了想还是冲他们张嘴龇牙。他怕Oropher?

Thranduil看着鱼缸玻璃倒映出来的模糊景象,水缸里特殊的绿灯光照得画面调了个阴暗色调,Oropher在他背后正微微俯身,那句话轻柔地在他耳边响起来。

“人鱼,是有智慧的。”

 

 

来源:Autocracy

评论(12)
热度(122)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