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蝠超】拽入深渊

Relationship:蝠超

Title:拽入深渊

Note:我明明是要写PWP的……PWP的尊严在哪里……当PWP前传好了【PWP怎么会有前传= =b

Summary:接电影后续。

 

布鲁斯轻推开门,只有手指作用在门扉处,掌心悬空着。这让他手指感到前所未有的阻力。他先是环视了一圈周围,看到他的东西们都安放在该有的位置,没有移动,这让他短暂地舒了口气,然后他又细致地翻看了几件东西,看看那些头发有没有待在原来的位置。

他走到最里面的地方,克拉克半窝在床头,正低头摸着手里的书,头也没抬,只有一句简短的、既没有具体含义也不想让对方听清似的哼声。

布鲁斯早脱了西装,他不得不先碰碰克拉克的被子,然后再动一动克拉克手里的书,提醒他自己回来了。

克拉克抬起头对着他的方向,显出一个灿烂的笑。

 

克拉克从黑暗中醒来之后,面对的是另一种黑暗。他失明了,不仅如此,还听不到,说不出了,几乎连感知也没有,就像是黑暗之中获得了意识,然而别的东西都忘了恢复了,或是没赶上这一班列车。

恢复缓慢得像是一个普通人类要准备面对十年,二十年的等待。虽然感激对方把自己救回来,亲自上阵照料,但他得公平地说一句,如果守在旁边的是路易斯,他一定能恢复得更快,没准现在已经可以下床了。

布鲁斯显然没有伺候过别人。

超人坐在床头,向肇事者语带安慰地说:“这不是你的问题”。那声音出于无力才显得像耳语般暧昧不清,他自己都听不清。

布鲁斯甚至连食物的盐分和硬度都掌握不好。这个要求对于这个男人来说看起来是天方夜谭和强人所难,但对于肯特夫人,那就是最简单的事情。

上帝造人是有分工的。超人想,但他明智地没有说出来。因为布鲁斯在他旁边,仇恨地盯着那碗粥,像是能凭借这个就让这失败的罪证凭空消失一样。

 

随着时间的流动,他开始能渐渐感知到一些东西,或是补偿五感恢复的缓慢,某些感知能力倍加清晰,作用在他大脑里,像是无数延伸出的、细碎的触角。

这就很尴尬了。

因为他第一次感知的时候,是布鲁斯在浴室里。他清晰地看到每一颗水珠的迸溅,水流在布鲁斯坚硬的肌肉上砸开,或是顺着背部的肌肉条分缕析似的蜿蜒而下,被黑暗所淹没的地方他也能清晰感知到,甚至布鲁斯在喃喃说的名字,也像是一道惊雷落在他耳边,轻柔又令人震惊。

他试图掌控那些感知,但无法自控,又像是某些东西因为他的心口不一而倍加放肆。布鲁斯的屋子在感知里放大,每一块石头都在他大脑里展露轮廓,但只有布鲁斯占了处理器的一半地方,让他快要下一秒就甩手不干的大脑冒烟般的焦躁。

 

也许他该谈谈。克拉克·肯特想,超人的那部分则想到蝙蝠侠而嘴角抽搐,但他身体里彼此相连的两部分,都为布鲁斯·韦恩而震惊。

渴望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克拉克想,布鲁斯不能就这么无视另一个外星人的存在。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布鲁斯·韦恩的手打断了。那双手落在他肩膀上,从后面靠过来,掌心比看上去柔软得多,也火热得多,贴在他后背轻轻使力,把他当做一个病重人类似的轻柔得小心翼翼。

“莎朗说这样好。”布鲁斯吝啬得不肯多说一个字,又很快闭上嘴。

布鲁斯的声音不像是花花公子的油滑,让克拉克联想起冷酷的蝙蝠侠,像是一只蝙蝠刚刚学会说话。

克拉克过了会儿才感觉到布鲁斯在给他按摩背部肌肉,但动作太轻了,他不得不拼命忍住笑。钢铁之躯的内心快扭成联合国门口的雕塑枪。

 

克拉克不确定是不是不论国籍、球籍、性别的两个人型生物,只要躺在一张床上,早晚就能擦枪走火。

这种宏大命题还是交给社会学家去做比较好。当然,要做质性研究也就只有他一个能充当访谈对象。

克拉克·肯特先生,你愿意讲讲吗?

 

评论(20)
热度(114)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