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蝠超】拽入深渊(NC17)

上 PG13

 

蝙蝠侠像一片深渊,光被吸进去,什么都反射不出来。他曾一度这样以为。

  

当克拉克睁开眼的时候,距离他合眼,时针才走过五分之一个钟面。

携带着梦里沾染出的倦意,他感知了一番四周,深夜里万籁俱寂,他只能模糊听到屋外森林里,沉入梦乡的鸟儿抖了抖翅膀,更深地蜷缩进巣里。

叶声如潮,一浪接着一浪,澎湃拍打在他的知觉末梢。

横亘在腰间的手臂沉重,不像女性那样柔软,隔着一层薄毯都能感到布鲁斯身上的热度。睡着的男人,呼吸因疲劳和困倦而悠长平缓,克拉克清楚地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响起,顺着相贴的皮肤严丝合缝地响在他左耳附近,让他眨了眨眼。

有什么惊醒了他。他的大脑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件事。

布鲁斯湿润的呼吸吹拂在他头发上,让他身体发紧。

是这个了。

 

他们两个躺在一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自从克拉克又一次打翻了热水杯子以后,当时他还没触发知觉感知。

这件事的责任也许他们两个可以对半分,布鲁斯没考虑周到,拿了热水,稍微有点照顾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问题。

当然,从这件事情来认为布鲁斯没有认真地学习如何照顾人是不公平的,毕竟他查了资料,还试图拐弯抹角但被对方一眼看穿地问了阿尔弗雷德这些问题,并收获了幼时蠢事若干作为附加赠礼。但学习和行动是两码事,他避免了无数次放上热水而非温水的行动,但谁能想到那天晚上克拉克夜半口渴,要自己拿水,而那杯水的位置又恰好挪动了三分之一个英寸长。

热水泼开了,被子从从桌面上滚落下来,骨碌了一路,直到被一只脚挡住。布鲁斯捡起它来,抬头看到克拉克茫然无措地坐在床沿,抬起的手背红了一片。

 

 

布鲁斯睡相很好,最开始的时候。

他们两个都不自然地僵直着,平板地躺在床的两边,摆着马上就要放进水晶棺里让人瞻仰一样的姿势。布鲁斯床头的灯迟迟未能关上,他侧靠着床头看书,一个小时里换了四本。克拉克视觉只有一点模糊的光暗感知,但他能从弹性良好的床垫传递过来的小震颤里感觉到布鲁斯的紧张,还有布鲁斯一直高于正常水平、速度不匀的心跳声,这让克拉克自己更不自然了。

克拉克睁大了眼睛,也只能看见那团被布鲁斯宽阔的后背挡住一片的光晕。正当他反复犹豫斟酌是否要尽可能礼貌地说一句,让布鲁斯早点休息,然后怎样才能最自然地加上一句晚安的时候,布鲁斯突然啪地一下关了床头灯,然后才合上手里的书。

“晚安。”布鲁斯说,黑暗里这两句像是因久候不至因而历经牙齿打磨最后挤出的词。

 

随着时间的发展,他们会在睡前聊一聊,关了灯躺在一起。克拉克的声音因为虚弱而轻柔,只有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夜晚才能毫不费力地听清,而布鲁斯不得不承认,这个嗓音有点像催眠曲。这让他无法避免地放松下来,陷进床垫里,像是骨架都无法再支撑沉重的皮肉。

他总是睡着在不经意的时候,这很不礼貌,但当他下一次想改的时候依然如故,也许唯一的方法是让克拉克话少说点。当布鲁斯以为自己还醒着的时候,就已经放松睡去,直到意识里猛然惊醒的时候,发现时间已不为人知地跑走了,窗外进入后半夜,夜晚到了最沉的时候,克拉克也睡着了,让他没法说一声合适的晚安和道歉。于是作为补偿,他只能给对方掖掖被角,把毛毯往上拽一拽,直到克拉克肩膀。

超人喜欢蹬被子。

 

随着时间过去,克拉克的五感都有不同程度地恢复。最开始的是听觉,之后是能够说话如同常人,但是视觉很久都没有进益,只停留在能感知光暗的程度。他能够下床的时候很早,但那只是被布鲁斯半扶半抱着, 腿软得无法支撑起自己的重量。布鲁斯一只手臂穿过腋下环绕过腰,让超人靠着自己。

布鲁斯以他能拥有的全部耐心陪他试验和复健,包括尝试着做一些私人体检,但更多的只能依靠超人自己了。他不适合现有的医疗体系。

他在阳台上有一张躺椅,旁边还放着一副耳机。布鲁斯白天会把他搀扶到躺椅上,哥谭的阳光不会太强烈,他现在也吸收不了,像个普通人那样躺在躺椅上,再戴上一副墨镜。当不需要吸收阳光的时候,它所带来的温暖反而更为清晰和纯粹。

超人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像一只睡足了的猫,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但他毕竟是个年轻人,还没学会体会时间在身边流动所带来的闲适,在过去他更多的体会是气流灌满披风的感觉,急速流动的气流摩擦手臂。过去他是速度的同义词。

布鲁斯清楚地知道这个,他甚至开始试图研发一些给盲人的竞速游戏。这件事情他是在夜晚提起的。

超人沉浸在睡梦里的时间更长了,哥谭的第一缕晨光冲破云层的时候往往已近上午一半的时候,而夜晚的开始却只是晚饭刚过。他们并排躺在床上,开着一盏床头灯,窗外在暴雨磅礴,像是隔绝了整个宇宙,灯光明亮里是一座一座小的孤岛。。

他们躺在岛上。

克拉克的手就安然在他手的旁边,隔着不远的距离。布鲁斯试图说话,刚抬起声音就觉得沙哑得听不清,他这两天有点发热,长时间的照料让他也有点不堪重视,像成了一朵湿润的、厚墩墩的云。

他又清了清嗓子,这让他听上去像是要宣布什么大事,像拿个摇着酒杯冰块相撞的史墨基。

“你就这样也不好……”

不,他没想赶走克拉克……

“我的意思是,也许你觉得我这样不好……”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指责克拉克的态度……

“事实上,我是说你可能觉得无聊,”对,这句话最为正确,“我想让你不那么无聊。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游戏。”

布鲁斯克制不住地想偏过头去看对方的反应,尽管这违背了他开始想做出的态度。但,克拉克看起来像受了惊吓,嘴唇半张着,茫然地看着他。对方的反应让布鲁斯发现他的话好像充满了暗示和歧义。

但当真的有游戏的时候,已经在很久之后。

 

实际上布鲁斯在这里待得时间不多,他一直不是个有充足休闲时间的人。哥谭的事情也不会因为超人的消失而产生什么影响,邪恶从没有什么眼力见。

更多的时候是超人肚子待在那间特别的卧室里,防弹玻璃很厚,单面可见,桌角都被包上硅胶,灯被固定在地上。布鲁斯曾握着他的手仔细走过这间卧室,每一样东西都不会变化它的位置。克拉克穿着柔软的毛绒拖鞋和厚厚的睡衣,他再三强调过自己并不怕冷,但对方坚持他还是个普通人类。

这一切直到克拉克恢复了知觉感知,不需借助眼睛也能感觉到距离,借助大脑加工成图像才作罢。他也第一次发现,原来后来的食物都是布鲁斯买回来的,而他一直被后者刻意的含糊其辞,诱导得以为布鲁斯短时间里厨艺精进,是个天生大厨。

 

下 NC17

他循着呼吸触碰到两片嘴唇,像两片倒扣的、饱满的花瓣,湿润地沾着夜雾。笑声震荡进他的耳膜,克拉克抬头换了个角度,试图吻得更深以抵消挫败。

但布鲁斯托在他后颈的手阻挡了他的动作,他的额头低下来,抵在超人的额头上面,深深看进他的眼睛。

你的吻技一点长进也没有。

蝙蝠侠的眼镜这么说,狡黠地试图激怒对方。

小记者的眼镜被他摘下来远远扔开,掉在灌木丛里,然后顺势握住克拉克的手压在肩侧。风从记者的身后吹过来,他的鼻端一时都是克拉克的味道,刚沐浴完的味道沉甸甸的,像是一朵饱含水分的云闯进来。

克拉克本来是蜷在躺椅上,盖着一条薄毯,夜晚清凉且晴朗,星辰不少,以超人的视力来说可以轻易看到树叶里的几只小鸟梳理羽毛。蝙蝠是夜晚的动物,克拉克只是躺在外面关了灯,有一搭没一搭地等着对方回来,并决心等到午夜还没结束,那就自己先去睡了。

他这样想的时候,就听到蝙蝠车的声音,还有坚定的脚步声,由远到近,连步长他都如此熟悉。而那些火药味和血腥气则像一只豹子那样横冲直撞地闯进来。

意料之中的,布鲁斯还没脱下紧身衣,这让他身上每一块有力的肌肉都被清晰地勾勒出来,他的外衣上有水珠,克拉克抬手想去捏捏布鲁斯头上的蝙蝠耳朵,手抬到一半就被蝙蝠侠拉住了。

“想干什么。”蝙蝠侠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像过电似的让他耳朵发麻,有些躁动不安的东西落在克拉克胸口,他被蝙蝠侠身上的汗水包裹了一样。

他抬起头去吻蝙蝠侠面罩下的嘴,而后者也配合地低下头来,握着他的手按在躺椅上。

 

蝙蝠侠可以轻易地分辨出记者身上所有的味道,接触的嘴唇可以品尝到咖啡的香苦,他的舌头舔进克拉克的齿列,挑逗地在上颚划圈,追逐那条调皮的舌头。他尝到一点苹果的酸甜,还有薄荷味儿牙膏和漱口水的味道。

克拉克的头发还没有干,湿漉漉地被枕在脑后。布鲁斯把头埋进去,紧贴着对方的侧脸,闻到湿热的香气。他的吻落在耳廓上,手指挑开那件系得不牢的睡袍。

下面走AO3

SY也可以

 

评论(25)
热度(208)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