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蝙超】成年礼夜·下(的一部分==)

完了,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死蠢闷骚对死蠢死蠢的倒霉故事。名字应该叫《我倒霉的pg13的成人礼夜》。这都快八千了依然没开始开车,可以扫一扫出去扔了。

Warning:OOC瞩目

Summary:王子克拉克一直认为韦恩大公不喜欢自己这个王子,而这种担忧在他知道对方是他引导人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克拉克手里的匕首长不过三英寸,通体金属,柄的地方被锻造成一朵初开的百合,无处不彰显着它本是王室玩物而非上阵杀敌的身份。冰凉的金属被他手心分泌的汗水弄得湿润,直到一只手隔着被子放在他腰间,激得他堪称夸张地一抖,迫得他无声地呻吟一句。

哦,不是吧。

他迫不得已地意识到那个他从未真正考虑过的可能性,这导致他下意识地把手里匕首攥得更紧了,上面的白宝石硌着他柔软的手心提醒他该立刻想想要怎么办。血溅当场看起来不是个好选择,而且要是那样,布鲁斯看起来也一定不是那个受伤的。

当对方比自己厉害的时候要怎么样?当然是把凶器放的离对方远一点。克拉克空着的手摸索着伸到枕头下面,试图把刀鞘和匕首合二为一,这导致布鲁斯感觉到掌下的身体在悉悉索索地乱动,他下意识地拍拍被子,果然身下的身体不动了。

克拉克感觉到那只手包含了警告的意味,整个人都僵直了。说真的,我觉得让丹恩来做引导人都会更好,他悲愤地想,僵了一下之后又飞速且小动作地把匕首塞到枕头下面,又不放心地用手指顶着尽量往床单下面塞。

小王子在动作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光裸的皮肤会相互摩擦,这使得习惯每晚穿睡衣的克拉克觉得窘迫,像是他上床前的那口酒在他嘴里又一次泛出酸苦。他感觉到那只手从他腰间抬起来,只虚虚地让他感受到手游移的轨迹,贴着他的身侧一路往上延伸,直到他神经紧绷地感觉到手来到被子尽头的地方。于是他呼地先掀开被子,布鲁斯的手被他打到一边去,连着扑了大公满怀香槟色的绸被子。

克拉克迅速翻身坐起来,挺直了腰抬头看向一脸冷漠的大公,感觉他们之前的猜测一定不错,布鲁斯在床上也一定是个面瘫样子。成人礼最后这个仪式本来是仪式性大于实际,或说改变的意味大于xing爱,但随着时间推移,显而易见的,在他们这些青年人之间后者的神秘性要更为引人注目。王子腰臀的肌肉绷得死紧,宽大的红披风堆在他身上,和他一头四处乱翘的头发乱得不相上下,他牢牢盯着布鲁斯的每一个微小动作,看着大公低头,皱眉把被子扔到床脚,然后又转过头来,抱臂看着他。

“别害怕,”布鲁斯·韦恩皱着眉说,他试图抬手的动作在克拉克愤怒的逼视下停住,而他显然一点也不知道刚才那句话刺伤了小王子还在成长的自尊心。布鲁斯生硬地换了个动作,“你想喝点牛奶吗?王后告诉我喜欢在睡前喝点牛奶……你是喜欢的,对吗?”他不确定地加上最后一句

他的话听起来像是我今天晚上能马上睡觉似的。克拉克想。但对方难得的柔和语气让他胆子大起来,成年礼夜王子遇刺或者被暴打听起来都不太体面,布鲁斯的身份应该让他不至于做这种事情。他紧盯着对方的脸部肌肉,谨慎地点点头,准备随机应变。布鲁斯依然冷着脸,但看上去放松了一点,转身去门口准备给他要一杯牛奶。

克拉克在他背后抓紧时间给自己整理了整理披风,尝试待会儿怎么能一手拿牛奶还能不至于掀开披风。等布鲁斯转身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整理好了,眼睛里藏着掩饰不好的渴望。他的眼神太好懂了,像一只佯装不在意喂食的猫,这让布鲁斯心里笑了一下。他走过去,一手自然地按在王子后腰的位置,另一手把杯子递到王子唇边。

克拉克的蓝眼睛在左右乱转试图理解当下发生的事情,但没有用,杯子已经贴到他嘴唇边上,他张开嘴一口一口喝了大半杯温热的牛奶,布鲁斯·韦恩很会照顾人,最后还拿了一块手帕给他擦干净嘴边的奶渍,这让他控制不住地想布鲁斯是从谁身上学会照顾人的,感觉到一点微妙的怒火中烧。

布鲁斯就着杯子喝了一口剩下的牛奶,把杯子放到小桌上。“小孩子的东西,幼稚。”他冷冷的说,嘴角还有点白,王子想翻个白眼。

大公端起一个碗走过来,里面是一些作用不明的液体,看起来就像一碗清水。他这个递到王子嘴边来。“这个会让你今天晚上好受一点。”他说。布鲁斯的面色太过严肃正经,以至于克拉克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而这个时候他已经喝下一口了。布鲁斯适时地在他呛咳出声的时候移开了碗,站在那里看着他,手在他背后按了按。

他喝下的那口药水像是在他嘴里发热,而他情知这其实只是他心理作用,没有药能作用得这么快。布鲁斯把药水放到深胡桃木桌上,又转身回来把床头柜的东西一一拿走。他这幅为接下来做准备的样子让王子不太自在,他往床头缩了缩,布鲁斯看着他的动作,又往他手里塞了那个盛着个牛奶底的陶土杯。

克拉克尽力把被子拉到胸口,他蓬松的卷发微微遮住耳尖,蓝眼睛一会儿盯着布鲁斯晃动的背影一会儿垂下来看着手里冒着热气的牛奶,朝着牛奶吐吐舌头。

“你不想跟我聊点什么吗?”王子说,紧盯着布鲁斯拿起一个床头的小银十字架往远处走的后背,因为布鲁斯行走的动作而带动背部饱满结实的肌肉在绸衣里若隐若现。。

“……聊点什么。”那个背影问。

布鲁斯的声音听起来半点没有因为暧昧环境而受到影响的痕迹,依旧是那把冷淡、低沉、沙哑的嗓子,单词咬得很准,慢条斯理的,听上去就很成熟,还该死地撩人。王子丧气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牛奶,把它放到床头柜上。这下,布鲁斯整理完后一片空旷的床头柜又多一样东西了。

大公回来果不其然地皱起眉,但出乎王子意料的是,他什么也没说。王子本拟他得说出两句极具精妙、一针见血能勾得人恨不得一把掐死他的讽刺语,但布鲁斯只是弯下腰把杯子再一次拿走放到它该待的地方。

这让王子后知后觉地有个隐约的猜测,也许这一切对布鲁斯也是有影响的,只是掩藏得太深。这份微妙又不像是王子这个纵马打猎的年纪所能体会的,于是他只是猜测了一番便抛诸脑后,因为大公的行为明显更令人疑惑。

布鲁斯背对着他站在桌子前面不知道在忙忙碌碌什么,迟迟不肯转过身来。王子在三番五次张望仍无果后终于好奇地问出一句俏皮话。

“比如聊点你在找什么?”

大公明显地一僵,错开一步转过身来,王子探头看见桌子上依然只是几个简单的摆设和杯子。

“我在整理。”布鲁斯说,眼睛专注盯着王子被角,像那长出一朵非同凡俗能到达蜜与奶之地的花儿,需要他目光的滋养才能长大,以至于他完全没工夫理会凡夫俗子的任何事情。而王子只看见桌子上更加杂乱无章了。看起来布鲁斯只是把杯子从左边摆到右边,又打乱了重新放置,从右边摆到左边以拖延转过身来的时间。

我的天啊,他比我还手足无措。“您是七岁吗?不,七岁都把您说的大了。”王子轻声嘀咕,丧气地想,他今晚怕是不能有一个很舒服的成年礼了,布鲁斯·韦恩除了不讨喜的像块冰山,看起来还半点经验也没有。

布鲁斯像是看出了王子内心的想法,因为他腾地迈出第一步,看着方向有半个身子都要冲到花瓶上去,王子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头往上一蹿,不得不用手去揉自己后颈的肌肉。而布鲁斯则坚定地走过来,气势汹汹,与王子刚才走向自己披风的架势如出一辙。

随着他的脸在视线里放大,克拉克近距离地观察越来越近的他的眼睛。它看上去颜色比平时更深,布鲁斯的眼睛像布勒斯特湾深冬的海水,卷着大雪,现在它更汹涌和危险。小王子呆呆地看着他,直到一个与那双眼睛不符的冰凉飘落在他额头,让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那是韦恩大公带着一点酒气的嘴唇。

——TBC——

 

评论(25)
热度(229)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