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Sunset and Evening star

  Chapter13 甜蜜的信笺

  

  Elrond自从从梦里回来之后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醒来之后他回忆起来梦里经历,一条条写好罗列在羊皮纸上。

  

  最怪异的感觉莫过于以手掌的高度探看世界,而轻盈的走路方式也让他感觉颇为奇妙,会说话的鸟和跳动的勺子则让他不由得怀疑是不是有些披着隐形斗篷的东西藏在下面。Thranduil的脸变小了之后才能真正看清,之前对方的脸总是跟他离得很远只能看见模糊的五官。以一切精灵审美来说,小精灵国王都长得足够惊艳美丽。他的头发像是融金而眼睛像是内部流动海水的宝石,即使以诺多的工艺来说那都是不多见的东西。

  

  Elrond桌子上排列了三层各色墨水,他挑拣了一番想找一个最适合,结果从墨水架下面发现一片轻盈的羽毛。是没关好窗户的时候飞进来的鸟吗?

  

  领主将羽毛捏出来,这像是一声铃铛,一只毛发蓬松的洁白鸟球从空中翻滚进来,两只肉乎乎的小翅膀几乎支撑不住身体重量结果飞了个抛物线被领主眼疾手快地接住,免得摔在坚硬的桌上顺着平滑的桌面溜出去撞倒一座书堆造成一片轰响的惨剧。幸而这些都没有发生,小银瓶子好好地立着,旁边危险挂着的银勺子只是被这阵风撩着荡了个小圈。

  

  “King Thranduil要对我说什么吗?”Elrond让小鸟顺着他掌缘滑到桌上。

  

  小鸟叽叽咕咕地噼啪叫着以一只鸟的身形营造出几倍的声势,翅膀快速地打着身上的绒毛。Elrond不得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自己听不懂,手掌下压做了个希望对方别着急的手势。

  

  它的翅膀在身上左右扭了扭,一个亮闪闪的小东西掉在桌子上。

  

  一只松鼠从窗户外面探进头来观望着,Elrond对它露出自己饱含善意和期许的神情。松鼠往前跑了几步站在窗台中央,很训练有素地甩甩尾巴,Elrond得说自己有期待这隆重的仪式之后是Thranduil坐着他心爱的小兔子进来,但事实上进来的只有一只大兔子,背上背着一个纸筒,紧紧压着一对兔耳朵。

  

  Elrond从兔子背上解下来纸卷,兔子两个耳朵立马直起来,它甚至抬起上身两只小爪并拢用鼻子嗅了嗅Elrond的手,胡须和绒毛刺激得领主手背发痒。接着这一群小东西们欢蹦乱跳地从窗台跑出去。

  

  领主发誓,这只松鼠一定是Thranduil狩猎那次骑的那个,因为它们都带着一身草绳捻成的小装备,一条大红尾巴在Rivendell极为少见。

  

  Elrond把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小心翼翼地捏起来放在白绸布上,睡在墙角的鹿被动物们跑出去时候的声势浩大弄醒了,骄矜地一步步走过来将头放在桌子上仔细盯着Elrond桌子上的东西。Elrond拍拍它头的手带着难以言喻的隐晦敷衍让它很不高兴,转头盯着桌子上那卷纸入了神。领主抢先一步夺走了他寻觅好的零食放在桌子更里面的地方,它不得不愤怒地在地上跺了跺脚,睡在书桌下面的小鹿站起来安慰似的蹭蹭它,粉嫩的耳朵热乎乎的一抖一抖。白鹿转头去舔它鼻子。

  

  Elrond没再关注两只鹿的叽叽咕咕。他将白绸平展开用原石压平,Thranduil委托松鼠带过来的东西极为细巧,小小的枝杈像是花蕊粗细,中间凝结着米粒大的宝石。Elrond手指尖沾起这个小东西,用上精细的工具称称量,它轻飘飘得像一朵水蒜芥。Elrond几乎可以想见对方每日早上穿完繁复的、华丽的衣服,再从侍从的托盘里一件件拿起衣饰按着地方戴好,这些动作像是给一朵黑穗醋栗或者一粒松果装点上珠宝金银,装点得更为闪亮。那些光晕笼罩着它激发纯粹的美,但同时也将这朵醋栗隔绝得更远。

  

  Elrond对这个配饰也觉得眼熟,但他决定先将这个放在一边。接着他拿起桌边的那卷羊皮纸,不由得生出一个合理疑惑,Thranduil是如何写上字的。他展开羊皮纸将苹果果酱色的缎带放在一边,里面的字大小正同于他所写的,甚至笔迹都与他一致,惊得他差一点松手,第二个冒上来的念头这是否就是他过去的笔迹而非小精灵寄给他的,第三个则是Thranduil对他的笔迹更为偏好所以模仿,最后一个念头最为可信,这三个念头在他睿智的头脑中转换得飞快,Elrond琢磨着第三个猜测,久违的、自发现小精灵就生出的危险意识冒出来。他们太小而观察也太敏锐,笔迹细小的差别对他们都犹如天壤。这是有迹可循的,Thranduil从未和他的那只兔子搞混过茶杯,他对Elrond的提问很惊讶地说:

  

  “您看不出来吗?Lord Elrond,它身上的花比我的那个多了一枝蔓柳啊。”

  

  Elrond在他去找Arwen的时候仔细观察过两个杯子,注意到他之前没注意到的东西。

  

  小精灵因为大小的原因看的更细致,更敏锐,但体积的弱小却使他们即使能形成一个国家,也难以抵挡一次突然兴起的恶意。

  

  这份信写得简短又在字里行间都表达出微妙的善意,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Thranduil本人的腔调。像是一株在悬崖上生长的月桂树或是雕刻得勾爪曲折的某样精致刀具,一个称呼都能扭出不少意味。启头的称呼写得流畅却谨慎,他可以想象到对方皱眉思索的样子,蓝眼睛低垂着因思考而收敛起光芒,再因为突然想出而升起灵感伴随着亮起的眼像点燃灯油的烛火灼灼燃烧。

  

  这封信是如何写就的,是像操控悬空的刀叉般让一根羽毛笔立起,小心翼翼地沾好墨水再勾画在上面,没有被手遮挡的风吹拂起笔上细小的绒羽,一根根排队似的活像奏响的竖琴。晚秋清凉的风会拂过国王束好的金发和低垂着看纸的睫毛。他们必得需要找一块足够平坦的石板再将纸张压好,小精灵们推着磨光滑的石柱滚过羊皮纸试图让它更平直,没留意到小脚印留在了纸的边缘。但Elrond决心不告诉他们,这样可爱的小过错也许会使得他们一周甚至更久都跟美酒绝缘。

  

  他仔仔细细地在纸张本身好好看了一遍,小心地规避着纸上的文字将那快乐延后,连脑海里的想象都显得像松软的小动物一拱一拱地往怀里钻。Elrond手指轻拂过纸面感受那细腻的纹理时不小心沾上了墨水,在染开变薄的地方更清晰地勾勒出玫瑰红指纹。Elrond食指摩挲纸张边上细小的皱褶和磨损,薄软的地方随着动作反复轻舔过领主指腹。他的视线在碰到开头的时候下意识地一抖,

  

  My Lord Elrond:

  

  如你所见,望你安好。

  

  在你的衣兜里应该放着你盘子里的豌豆和南瓜,Legolas和Tauriel坚持让我将这些放进去。如果这些调皮的小家伙没有玩忽职守或者半途离开道路去折腾我王国里可怜的几株风信子,那么你应该能在今日晚上看到这封信。如果没有,你会看到几只匆忙而笨拙的小东西慌慌张张地跳来跳去或者飞来飞去,我得说这完全不符合我的礼仪,而我也绝对不会承认这些小家伙是给我送信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您大可以将这封信当做一份,唔,也许是朋友之间的碎语了。

  

  接下来我要心平气和地对你描述一下发生过的事,我不能说让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但是我希望您能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荒唐又糟糕的事情。如果您是一位伟大而慈悲的人物,那我推测,您会为我而感到揪心甚至怜悯,但请您也保持足够的冷静能听我说完。

  

  小精灵本身不是强壮的种族,这一点与精灵或是矮人相比实在是差距太大。而小精灵一直不能与大精灵相处除了体型和力量之外的差别,更有体质的差异,这种体质即是小精灵本身接受大精灵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有,我不确定该用什么词,也许是反噬。

  

  Legolas作为我的儿子,很担心我的身体,而事实上他的担心是非常正确的。(不,您可务必不要担心。)我的手和腿都逐渐生起黑斑和破开的迹象,Legolas当天晚上来找我的时候,正是您熟睡的时间,我不希望让他吵醒你,而且我身上的伤口也有要恶化的迹象。我离开了。但请您相信,我也在逐渐好转。

  

  另一件事让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对你说明。这我早就知道,却始终未敢对您说明,您也一定有所猜测或是推断。您的视力,这问题本是因我而起。然而我胆怯到未敢指明,担心您会因此厌弃我。从我发现您视力减弱时,我明白这指明了我该走的时间。不过也请您放心,这份影响只要彼此远离就会好转,而影响的开始也往往在几个月后会初露端倪。

  

  对了,在过去的聊天里,Arwen说过她想要养一只小仓鼠。如果我不再回去,也许你能为她完成这个愿望。我喜欢黑头发或者黑毛皮。

  

  如果你梦里未曾出现过我,那么我亦如是。如果相反,我亦如是。

  

  Your

  

  Thranduil

  

  Elrond视线缓慢移动,像是凭借这无形的力量来细细品味每一个字。他如对方一起深入了句中踱下了大理石的阶梯,到达了句中括号的阴暗处,那里的拱顶令人压抑,却还保持着开过的百合花的芳香。在蓝天与清澈的冷风之间,在溪流与毛茸茸的芦苇之间。

  

  “这封信有不少话外音,”Elrond想,“‘我不希望他吵醒你’,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不希望自己看到Legolas。”Thranduil在发现要走的时间到了之后迟迟未离开,如果Elrond足够自信,应该是对方留恋因而依依不舍的缘故。

  

  最后一句话实在是难得的感情外露,像一勺欲盖弥彰的甜软蜂蜜浇在羊皮纸上。Elrond指尖轻轻摩挲着最后一句话的纸上纹理,食指和中指搭在一起顺着句子一遍遍摸过。

  

  在Thranduil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如果羽毛笔的笔尖可轻轻碰过国王轻抖的耳廓,那必定能沾上柔软的红墨水吧。于梦里梦到本不算什么,然而小精灵国王这隐晦的表达方式却透出一股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可疑。


  他是想表达什么呢?Elrond若有若无地碰着那句“如果我不再回去”,这或者是不日即归的含义?


  Elrond在墨水架上看了看色阶,将原来挑好的松针一般冷硬尖利的墨绿色放了回去,找了瓶珙桐叶般的翠绿颜色和琥珀般的橙黄色。

 

 

  冬日已经渐渐临近了。


  ——TBC——


    

  

 

评论(8)
热度(61)
  1. 色天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联文号】ET重症各癌疗养院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