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w

【Elrond/Thranduil】礼物(完)

  • 以前给西瓜瓜的guest~现在放出来啦。

  • 么么叽西瓜瓜~本子炒鸡好吃谢谢西瓜瓜!最近这个也超级好吃呜呜呜我要吃肉肉~!不管是肉肉还是剧情都好好次!

 

 

在星舰上,谈恋爱是件很美好也很令人苦恼的事情。

Thranduil闪进洗手间反身锁上门,靠在门板上长舒了口气。他单手挑开衬衫衣角伸进牛仔裤兜,掏出个小盒子,托在手心。

盒子很小,不到他手掌一半大,Thranduil手指修长,显得盒子更是像个稚嫩的小嘴雏鸟。

颜色是他自己挑的,工艺是梅萨尔的,黑色的绒面最能衬托里面东西的色泽。他另一只手在盒盖表面摩挲半晌,目光发散地盯着表面,每一根细小的绒毛在精灵的视线里都清晰可辨,所以说精灵们统统都有点完美主义的倾向是情有可原的。

这事儿你得上溯到伊露维塔那里去看看原因。

Thranduil盯着盒子甩甩头,捏着它伸直了胳膊,眯起左眼盯了半晌,又丧气地收回来,放进衣兜里。

他放得简直太及时,Isildurl下一秒就在门外开始拧把手。

“这门怎么锁了?不是公共休息室?”

 

 

送个礼物不是什么难事,Thranduil,你可是个跳过末日火山的精灵了。

Thranduil的胃抽搐了一下。他在椅子上不自在地扭了扭,把沾着椅面的半边屁股挪到另一边。他感觉自己快滑下去了,脚尖支撑了他身体快一半的体重。他后背因为维持这个姿势而僵硬发酸。

坐在舰长边上的Elrond敏感地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这太好了,他的胃消失了。

Thranduil把空白的笔记本翻过一页去,单手晃着笔在上面写下了舰长正在说的“所以我们这次要”几个字。

小盒子硌着他胯骨到腰之间的那一小片皮肉,这很不舒服。他不得不尽力吸吸气给那儿腾出更多空间,这使得他油然而生出一种孵卵般的荒谬即视感。他小心翼翼地不想压坏那个盒子,尤其是上面柔软的绒毛。

这真是场艰难的会议。他缓慢地吸进一口气,控制着胸腹的起伏频率。

 

 

结束完会议并对着担心的科学官保证了自己没有任何事,Thranduil中午吃完饭本来想把盒子放在枕头下面压好,但没能成功。等他坐到实验室的时候,盒子又像自己飞过来一样黏在他手指之间,还打了个滚。他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发觉自己自从坐下就在无意识地盯着它走神。

这不行,Thranduil。你得好好工作。

他把盒子塞进制服兜里锁好,扎起头发统统塞进帽子里。他可不想像上次一样,佩特隆的菌菇因为温度比阀值高出0.1地球标准摄氏度,喷了一室孢子。他用上了药水才清干净每一根头发,那至少花了他三个小时,最后不得不因为太晚了不想打搅别人而睡在科学官的舱室里。

这只是个礼物,纯粹的、朋友的礼物,他不该因为一句无心的提问就不能送出去。Thranduil在心里为自己重重点了个头。

这只是个平凡的礼物,偶然获得的。他又确信Elrond一定会、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结束了值班的Thranduil穿过狭窄的走廊,依次亮起的生物光球用朦胧的光晕把他裹成一只蚕茧,柔软的耳尖轻轻抖动,光晕被弄碎成细小的光点洒落在他肩膀上。

大半夜的,他小小呼出口气,餐厅的船员应该不多。

小盒子被他从制服口袋里拿出来之后就一直攥在手里,手心里的汗液粘上了绒毛,盒面看起来亮晶晶的。Thranduil走进餐厅看见Elrond背对他坐着的身影,背影挺拔坐得笔直。

到底是军方人士,要求比民间严格。

Thranduil撇撇嘴,刻意加重了脚步声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Elrond关切地看着他,注意到他一只手垂在桌下,于是握住他搭在桌上的那只手,手指插进他的指缝里握紧。

“你今天看起来不对劲,身体不舒服吗?”他看起来还想伸手过来摸摸他的后颈和脖子,Thranduil慌忙偏头避开了。

口干舌燥。

Thranduil摇摇头,“也没有,我……”他想挣脱开Elrond握着的手,他准备两只手来做这件事的。

Elrond目光担忧,真诚还透着茫然,关切地看着他,凑近了些。那只被Thranduil避开的手不放弃地转而搭上了他的手腕握住,力道恰好,传递着可靠和坚定。

“有什么苦恼你都可以跟我说的。”科学官说。

“我想送……某个精灵礼物,但不知道该怎么送。”

Elrond表情放松下来,笑容加深了,“男精灵还是女精灵?”

这还有区别吗?“男精灵。”

“直接送就可以了。”

他偷偷看着对方的面部表情,Elrond的笑容明明跟以往是一样的,但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哪里呢?对方应该不知道他要送礼物的。他确信这十几天里自己把礼物收藏得严严实实一点都没有露出破绽,连看的时候都要反锁房门,并且每天都要确认三次及以上。

但随着时间的临近他越来越想放弃这个要当面送出去的想法了。匿名放到科学官出现的地方就好,要当面送礼物并接受对方的感谢太令他尴尬了,一想到Elrond的感谢他就有点别扭,对方的高兴当然是他乐见的,但Elrond如果因为这个和他的关系产生什么变化那就不好啦。现在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

最好Elrond不要有任何反应,不过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也挺不能让他满意。

Thranduil垂眼拨弄着自己手上的小盒子,是他的错觉吗,Elrond好像一点都不心急的样子,看起来还有点……享受?

肯定是他盯着手上的盒子盯得眼花了。Thranduil手心向下扣着盒子挪到桌面上,磨蹭了会儿说。

“我听Elros说,明天是你的孕育日……”希望Elros没骗他,“我觉得,一个朋友间的礼物是很必要的,不,是很重要的。”真是感谢Elros了,他不自觉地刻意加重了朋友间三个字,说完之后几乎咬到自己舌尖。

“嗯?”Elrond说。

“我上一次在海林恩市场上看到了这个……我觉得很适合……”

他一边这么说一边努力想把自己僵硬的手指从盒子上移开,Elrond空闲的手突然移过来搭在他手背上。

“谢谢。”科学官笑得文雅,某种热流熨帖过他从手臂到心脏的距离,放松了他紧绷的神经。还好Elrond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我觉得,你也许得拆开看看……”

科学官笑眯眯地点头,手还搭在他手背上没有动的意思。这样感觉也不坏,科学官的手心温暖干燥,而且结实有力,不像有些人类的手掌,软绵绵的,冰凉又松弛。

Thranduil忍住了一个哈欠,他完成了今天甚至说是最近一段时间最大的难题,这会儿精神放松下来就有点困了。贝塔实验室的里拉草长势喜人,按预计肯定能帮助3号计划跨越眼前的一个难关,他在此投入了太多的时间,甚至错过了晚餐。Thranduil眨眨眼,困倦的泪水就在眼角积起一个小泪珠,连饿也不太饿了。

“早点睡吧。”他小小哈欠了一下,新的泪珠挤掉了上一个,顺着眼角滑下去。

Elrond松开他的手,将小盒子拆开。Thranduil困得眼前迷糊,但仍能看到Elrond眼睛里的惊喜。

这样就好啦。他想。他想眨下眼……

 

 

第二天早上他在科学官的床上醒过来,后者正低头看他,距离很近,不超过一段牙齿清洁用品的薄荷味儿传递的长度。Elrond刚洗漱完的清爽味道钻进他鼻子,过近的距离惊醒了他。科学官拍拍他的肩膀,给他往上拽了拽被子。

“时间还早,你可以继续睡。你昨天和里拉草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们发现了它的新作用,催眠很好。”科学家三言两语解释完这个,伸手替他把头发理顺。

他来不及说别的,只是想闭一下眼再睁开。

而等他再一次醒过来是三天之后,Elrond躺在他身后搂住他的腰睡得正熟,呼吸沉稳地吹着他的脖颈。那件Earendil先生佩戴过的护身符坠正在Elrond衣领下面,蓝色的宝石宛如最深邃的海洋。

 

评论(19)
热度(90)
  1. 西瓜地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谢谢~~!!谢谢色天天的guest文~~超级萌萌哒~~~(づ ̄3 ̄)づ╭❤~ 上回无料本的
© 色天 | Powered by LOFTER